祸不单行?被罚2.99亿后,郑爽上诉讨薪

如果要评一个2021年度“最分裂”型女星,非郑爽莫属,她无惧“流言蜚语”、更不怕“鱼死网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能捅出个大篓子,刚刚!被罚2.99亿的郑爽,又有了大动作,她愤而将包括北京文化在内的5家公司告上法庭,只为拿回本属于她的1.08亿片酬,这一次,正义的天秤会向她倾斜吗?

01,怒讨1.08亿“续命金”,郑爽会赢吗?

与“慌慌张张,只为碎银几两”的普通打工人不一样,郑爽这类流量明星,一谈到钱,张口闭口便是1个亿的宏大叙事向。

2021年12月9日晚,ST北文(北京文化)一纸公告,迅速发酵成焦点,据公告披露,此前因偷漏税被罚2.99亿的郑爽,因为片酬纠纷,愤而将包括北京文化在内的5家公司告上法庭,索赔金额1.08亿,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郑爽为何突然对这些公司发难?

据公开报道,我们查询到郑爽此次起诉这5家公司,核心诉求是讨要《倩女幽魂》的片酬,也正是这部剧,牵出了“阴阳合同”门,事件发酵后,引发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最终上海税务局对郑爽作出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的处罚决定。

并且,国家广电总局也同步出手,明令不得播出郑爽主演的《倩女幽魂》,或许正因为电视剧无法上映以及顾及被“阴阳合同”牵连的风险,北京文化等相关公司才对郑爽的片酬要求有了新的“异议”,但一个疑点是,郑爽前男友张恒称郑爽已经拿到了1.6亿元的片酬,而据ST北文的公告称,郑爽因某电视剧演员片酬纠纷才发起了对相关公司的起诉。

ST北文虽然没有明确指出“某剧”或“该剧”具体指向哪部剧,但其于其作为该剧的投资出品方以及郑爽的档期纪录来看,基本可以锁定,片酬纠纷涉及的电视剧,正是被禁播的,《倩女幽魂》,耐人寻味的是,ST北文称“未与郑爽及其关联公司签署过相关协议”,难道是不打算认账?也难怪惹恼了郑爽。

祸不单行?被罚2.99亿后,郑爽上诉讨薪

两版海报

一个上市公司,不可能置白纸黑字签的合同于不顾,ST北文反复强调“未签署相关协议”,想必也非空口无凭的捏造,那份“阴阳合同”更是有上海税务局的实锤,整个逻辑链无法自洽啊,到底少了哪一环呢?

解铃还需系铃人,据中国基金报报道称,上海税务局相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透露了一个关键细节:

“郑爽2019年主演《倩女幽魂》,约定片酬1.6亿,实际取得片酬1.56亿,其中的1.08亿,为了达到避税的目的,由制片人通过向郑爽实控公司增资的形式支付”。

也就是说,郑爽与制片方先通过“增资协议”来完美规避监管要求,再通过虚假申报达到偷逃税款的目的,原本这一“暗箱操作”只要不主动告发,也很难发现,只是郑爽张恒“作死”在前,在代孕风波发生后,相关方有感“天价片酬”败露的风险而解除了“增资协议”。

祸不单行?被罚2.99亿后,郑爽上诉讨薪

那现在,郑爽想要将1.12亿中,增资实际发生额1.0825亿拿到手,只能是通过法院判定相关方的增资解除协议无效,同时要相关方(上海晶焰沙)完成支付这一条路了,当时增资到上海晶焰沙的1.0825亿算公司资产,郑爽此番的诉讼目的,是想按原增资协议转成个人资产,落袋为安。

法院最终怎么判?还有待时间,但可以确定的是,“请神容易送神难”,ST北文的麻烦,一点不比郑爽小。

《倩女幽魂》事件的败露,宛若一场蝴蝶效应,彻底改变了郑爽和ST北文的命运。

02,被“坑”的票房之王,还能翻身吗?

曾投资过《失恋33天》、《战狼2》、《我不是药神》、《你好,李焕英》、《流浪地球》等现象级大作的北京文化,一度是当之无愧的“票房之王”,如今却反常地处于持续亏损状态,锅真的该郑爽一人背吗?

2019年,北京文化净亏损26.06亿;

2020年,北京文化净亏损7.67亿元;

2021年初,北京文化发生贷款逾期,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

2021年Q1,北京文化净亏损达2800万元,2021年前三季度,ST北文的净利润合计亏损2772.31万元;

也就是说,近年来,北京文化的业绩持续处于亏损状态,北京文化一年内变成了ST北文,如若再无法扭转业绩,等待它的或将是万丈深渊。

祸不单行?被罚2.99亿后,郑爽上诉讨薪

一边持续亏损,一边巨债压顶,早些年投资的那些爆款片,赚得的高收益都去哪里了?穷庙富和尚的道理,懂得都懂,不过逾期贷款你还是得还,怎么办呢?

2021年4月,ST北文实控人宋歌“含泪”将心血大作《封神三部曲》25%的版权变卖还债。

岂料业绩承压的危局方才稍稍缓解,又爆出了郑爽事件,有多条线索指向,郑爽能获得一系列顶级资源,背后的大佬便是北京文化的宋歌:

祸不单行?被罚2.99亿后,郑爽上诉讨薪

祸不单行?被罚2.99亿后,郑爽上诉讨薪

比如2019年9月,凭借宋歌在名利场的资源,郑爽得以登上顶级时尚杂志《JALOUSE》的封面,再如,郑爽能拿下PRADA等奢侈大牌的代言,背后也少不宋歌的穿针引线,还有,郑爽与父母能拿上北京春晚的舞台,也是宋歌的邀请……

所以“代孕风波”也让郑爽和背后的金主北京文化遭到了一边倒的声讨,而阴阳合同事件牵出的“业绩造假”的锅更成了压垮北京文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2021年11月1日,证监会对北京文化作出警告并处以60元罚款的处罚,理由是,北京文化子公司世界伙伴通过虚假转让《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投资份额收益权,导致北京文化在2018年年报中虚增收入达4.6亿元,虚增净利润达1.9亿元。

截止昨日收盘,ST北文报5.12元/股,总市值36.7亿元,较2015年最高市值,已蒸发近90%。

业绩亏损、新剧被禁、争议缠身、“大势已去”的ST北文,还能脱帽翻身吗?

参考资料:

信源综合证券时报、商学院、中国基金报、中国网财经等相关报道,图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