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31162610_365168.jpeg?x-oss-process=logo_620

在今年最火爆的元宇宙概念带动下,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大热,互联网巨头当然不会缺席这场盛宴,蚂蚁金服与腾讯相继推出数字藏品平台鲸探(原蚂蚁链粉丝粒)和幻核。

紧跟其后,京东日前也上线了自有交易平台灵稀,在数字藏品这个新兴领域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20211231162647_561797.jpeg?x-oss-process=logo_620

一、京东灵稀初期主打公益牌

在元宇宙概念助推下,NFT成为今年最靓的仔,全球都为之狂热,在国外媒体评出的2021年12大科技热词中,NFT上榜。

今年3月11日,佳士得拍卖的NFT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最终以693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4.5亿元。该作品是一件由5000副作品组成的图像,由美国数字绘画艺术家Beeple创作。之后,马斯克、美国前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都开始发行个人NFT,市场火爆。

2021123116277_369833.jpeg?x-oss-process=logo_620

NFT概念大行其道,已初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因国情不同,NFT在各国呈现的形态不尽相同。

在中国,对NTF定义是“数字藏品”,主要指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所有权凭证,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眼下数字藏品品类丰富,包括但不限于数字图片、音乐、视频、3D模型、电子票证、数字纪念品等。

日前,京东上线灵稀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同期推出了JOY&DOGA系列数字藏品作为平台首发藏品。京东灵稀是基于京东云提供的区块链技术服务——京东智臻链打造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每个数字藏品都有一张独一无二的“数字证书”,应用京东智臻链的区块链技术能力进行存证,具备唯一性、不可篡改性、不可复制性。

平台上的所有藏品将全部采用链上发行、链上交易的模式,利用区块链技术助力数字藏品的流转。首批以京东形象代表的吉祥物“Joy”数字藏品售价为9.9元人民币一枚,每一版数量为2000份,5 款 JOY&DOGA 系列万份数字藏品上线后即被抢购一空。

值得关注的是,京东灵稀上线伊始即着力凸显公益特色,京东方面称,相关平台收益将用于支持北京病痛挑战公益基金会,开展困难罕见病患者公益援助等工作。

20211231162721_666969.jpeg?x-oss-process=logo_620

二、强监管下数字藏品难爆炒

NFT在国外被爆炒,埃隆·马斯克的一则推文,配文加上歌曲剪辑后被当作NFT在网站上出售,最高出价甚至达112万美元,可见市场之疯狂。但国内难以复制其疯狂,由于监管甚严,数字藏品想被炒作有点难。

首要一点,政策环境不允许。当前国内禁止虚拟币交易,而NFT加密货币属性强,因此,国内几乎不提NTF,而是强调数字藏品,可以说,数字藏品不具备炒作环境。在技术支持方面,无论是京东灵稀还是蚂蚁鲸探和腾讯幻核,这三个平台背后技术支持——区块链均属于许可制区块链网络,即“联盟链”,不是公链,因此,藏家并不能基于区块链完全自由交易NFT,没有交易,爆炒从何而来?

目前,为了限制炒作,灵稀等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在交易规则上进行种种限制。购买规则方面,鲸探、幻核和灵稀三家平台基本相同,购买前需实名注册,一经购买,不得退换,购买后记录将会记录在各平台的区块链网络之中,无法篡改。

其中,灵稀平台用户协议明确规定,购买用户可以使用数字藏品进行研究、展览、欣赏、收藏,但严禁利用数字藏品进行炒作、场外交易或以任何非法方式使用,平台方面称将随时根据法律法规及业务变更对服务进行调整的权利。

稍早成立的腾讯幻核和蚂蚁鲸探则在10月被监管部门约谈,随后,这两家平台上所有关于NFT字眼全部消失,改为“数字藏品”,并在用户条例中明确表示,数字藏品不能交易,也禁止炒作。

20211231162739_890570.jpeg?x-oss-process=logo_620

虽然限制重重,但买家的热情依然澎湃。

支付宝数据显示,6月23日首发敦煌飞天付款码数字藏品以来,鲸探平台上累计发行了46套237种合计294.5万份数字藏品。腾讯音乐首次将音乐与NFT技术相结合发行数字藏品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限量发行2001张,也是一票难求。

据悉,数字藏品买手大多为90后,男性比例明显高于女性,作为互联网的原住民,90后男性对数字藏品认可度高,看好其升值潜力。虽然当下国内数字藏品不能交易,购买后无法转赠,更不用说转让和出售,但数字藏品买家还是看好后市,高度关注杭州亚运会火炬等发行量少又有纪念意义的数字藏品。

20211231162751_895446.jpeg?x-oss-process=logo_620

三、文创或成为发展主方向

在炒作空间被限制后,当前数字藏品开始专注内容,结合文创IP生成各类数字藏品成为潮流。

京东灵稀在平台上预告,即将销售一款与牙刻技艺传承大师萧剑波先生《四大才女牙刻图》结合的数字藏品。此前,京东科技与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中国美术学院等机构共同发布了国内首个《数字文创行业自律公约》,提出共建良性的数字文创行业发展生态,助力中国文创产业发展。可以预见,主打文创与数字艺术品IP的数字藏品将成为主流。

2021123116287_933579.jpeg?x-oss-process=logo_620

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用数字技术激活传统文化,典型代表是国内多家博物馆试水数字藏品。目前已有17家博物馆加入并陆续发行数字藏品,其中,河南博物馆在12月发行1万份“妇好鸮尊”数字藏品,上线秒空。此前,国庆期间,河南博物馆与支付宝联合上线的支付宝地下室“一起考古吧”小程序7天吸引了3000万人“在线考古”。

中央财经大学年度报告《区块链技术激活数字文化遗产》指出,中国式NFT逐渐形成了中国优势:一是合规可控地开创了一种新型可确权、可追溯的文化消费;二是中国企业有充分的自主研发技术保障,区块链技术专利发明数量领先全球;三是用户规模优势;四是合作共赢,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与传播因此变得更加高效;五是低碳环保,数字藏品能耗极低,不到公链NFT应用的1%左右,真正做到低碳环保。

20211231162859_024301.png?x-oss-process=logo_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