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817119_007813.jpeg?x-oss-process=logo_620

与商家对簿公堂,员工上门讨债,苏宁的2021年过得很难。

上半年股权转让,最终由国资入场,董事长张近东卸任......

下半年,“苏宁易购破产”的消息屡屡传出,随后官方发布声明否认,表示经营一切正常。种种迹象表明,苏宁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时刻。

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苏宁易购营收同比减少64.82%,至219.68亿元;净亏损41.16亿元,上年同期盈利7.14亿元。公司单季收入为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单季亏损也是继2020年四季度净亏损48.22亿元后,上市17年以来第二高的亏损额。

一、苏宁现状:拖欠货款、理财逾期

2021年,2月25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及股东苏宁集团通知,其拟筹划本公司股份转让事宜。

直到7月份,转让一事尘埃落定,几经周折最终由江苏国资出手,联合阿里、海尔、小米等产业投资人入场,收购16.96%股份成为苏宁第三大股东。自此,张近东失去苏宁易购的实际控制权,用易购“易主”换来了来自外部88亿元的纾困资金。

“这是资金链紧张的表现。”资深产业经济专家梁振鹏说道。而这场苏宁风波下,难捱的还有苏宁的供应商。

有商家表示,618后已经给苏宁断货,苏宁的货款一直不给结算,甚至现汇转变成了商业承兑,而商业承兑也一拖再拖最后提出拿苏宁卡抵扣货款,商家对此表示不满,“快接近五十万的货款,你拿苏宁卡来抵?”

同样,据苏宁易购在湖北的供应商,武汉承天广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反映,目前苏宁易购到期未付货款为1033万元。年关将至,该商家恳请苏宁易购在1月10日前先兑现超期货款265万元,解燃眉之急。

如今,10号已过,兑现仍然遥遥无期。苏宁毫无回应,只剩下商家们在微博上,知乎上一遍遍发文申诉和@官方记者媒体发声 。

202211817143_503134.jpeg?x-oss-process=logo_620

另一边,被逼急的商家则一纸状书,将苏宁易购告上法庭。

中建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11月19日发布公告称,因苏宁采购中心拖欠公司货款,公司已将苏宁易购集团向法院具状起诉,案件涉及金额近3.1亿元。

此外,成都彩虹电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苏宁等二被告向原告支付票据款项3671万元及利息。

而在资金链紧张的苏宁当下,供应商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1月5日,多位苏宁员工身着“苏宁还钱”的红马甲,在南京苏宁总部附近追讨该公司拖欠员工的债款。

20221181732_716545.jpeg?x-oss-process=logo_620

这一切源于2020年10月,苏宁集团在深陷流动性危机之时,曾在“苏宁金融APP”上开门开设了名为“内部专享”的理财板块,投资对象仅限公司的20多万名员工。但时隔一年之后,到期的“理财产品”变成“员工内部借款”,兑付不断逾期。

尽管苏宁集团发布内部信以稳定军心,“针对已到期的借款采取延本付息的方式,未偿还本金将从2022年3月31日开始至2022年11月30日全部偿还完毕,利息将按月支付。”

但兑付金额的不断递减,摧毁了苏宁员工的最后一丝信任。

多位理财逾期受害投资者反映,基本上每周兑付一次,但金额陆续递减,从最初的10%,再到5%,最近的一周兑付仅1%......

二、零售霸主的节节败退

最早于1990年成立的苏宁电器,曾与国美各占中国线下零售半壁江山。更是在国美黄光裕入狱后,独占头鳌,无人争锋。而昔日零售霸主,为何走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

在业内人士眼中,苏宁的错误始于对电商转型的一步迟,步步迟。

当年,苏宁在打倒了昔日的老对手国美后,天猫、京东这些新的对手全面崛起。电商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有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发展势头,年轻、有生机,蕴藏无限的可能。

但彼时面对新兴的电商行业,苏宁并没有意识到危机来临,仍然专注着自己的线下扩张梦。

直到2013年,苏宁易购正式成立,开启“线上线下一体化”,但马太效应极强的互联网经济下,淘宝、京东先到先得,只剩下一味模仿的苏宁易购根本拿不到市场份额,只能沦为吊车尾。

202211817338_863365.jpeg?x-oss-process=logo_620

之后,在电商模式上不断受挫的张近东把目标转向了投资行业,却自此一步错,步步错。

有券商投行人士认为,苏宁之所以陷入严重的现金流动性危机,主要是因为过往这些年投资太乱,无序扩张,没有一条主线。

2013年,苏宁2.5亿美元收购PPTV;

2014年,苏宁1000万美元收购满座网;

2015年,苏宁19.3亿元入股智能手机努比亚;

2016年,苏宁先是斥资19.6亿元,收购国际米兰俱乐部68.5%的股权,后又花3.22亿美元买进龙珠直播。

两年时间不到,当年意气风发的投资基本变成赔本买卖,PPTV亏损了十几亿;满座网被收购后一年就关闭了;2016年努比亚手机亏损2个亿,如今基本消声匿迹;龙珠直播平台当年更是直接亏掉了5个亿。

一直到2017年,200亿联姻恒大,被不少苏宁员工认为是压垮苏宁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恒大爆雷,苏宁资金链开始松动。

而在这一系列的失败的转型中,还蕴含着一个“时代抛弃你,连声招呼都不打”的悲伤故事,在互联网浪潮冲击下,零售行业一度哀鸿遍野,不少人喊出“电商已兴,零售消亡”论调,这也是苏宁被迫转型的缘故之一。

三、苏宁还有没未来?

12月26日,在《苏宁31周年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张近东给员工打气,“未来的发展,我们必然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困难和挑战,但只要我们不忘初心、坚定信心,永葆苏宁人执着拼搏的奋斗精神,我们一定可以翻山越岭、迎来曙光。”

尽管随着国资入局,苏宁似乎走出了至暗时刻,但显然仍在困局当中。

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教授陈欣在《苏宁易购股价为何十年不涨》一文中直指苏宁痛点,他认为,“尽管苏宁易购有较好的资产质量和现金流创造潜力,但公司通过产业溢出效应和关联交易长期向苏宁体系输血,主营零售业务增长无法体现利润,商业地产等投资消耗巨额现金流,金融投资风险较高、无法提供稳定利润,只能依靠会计手段和投资收益维持表面盈利。”

当下,出售的股份只换来杯水车薪,钱包瘪瘪是苏宁无法回避的现状。

一位资深投资人表示,“上市公司把资产卖给非上市体系,获得纸面利润,然后再租回来的模式,长期以来只能依靠财务支撑。”

他对苏宁的未来并不看好,“主要是苏宁的当年商超连锁模式在电商的冲击下已经没有发展前途了,苏宁自己的电商也没有发展起来”。而疫情之下苏宁势必要承受更多的考验。

但也有网友认为,国资入局了苏宁,苏宁未来或许会慢慢变好。

一位高校经济系教授直言,“首先售卖资产和引进国资都是为解决企业当前面临的流动性危机,以及为后续企业转型做铺垫。目前企业面临自身和经济环境极大的考验,从当前的财务状况来看的确不容乐观,但是国资入场也在为企业走出困境提供了更多的隐性担保。零售云业务转型以及股东结构的不断优化,相信企业还是有走出困境的能力和决心的。”

但苏宁的未来什么时候来,以及会不会来,只有时间能给我们答案。

202211817422_185950.png?x-oss-process=logo_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