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发展农村寄递物流,进一步便利农产品出村进城、消费品下乡进村,是推进乡村振兴、增加农民收入、释放农村内需潜力的重要举措。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加快贯通县乡村电子商务体系和快递物流配送体系。”

发展“直播+快递”,建设产地仓,推动“快交”“快邮”合作,尝试站点多种经营……近日,记者来到广西、新疆、福建和西藏等地探访,发现各地在助力农产品进城和消费品下乡方面做了不少新尝试新探索。今天起,本版推出系列报道“经济聚焦·关注快递下乡”,敬请关注。

——编 者

“爱心香蕉”是许多广西南宁人记忆里的味道。

南宁是我国香蕉主产地之一,过去受供需周期性失衡、灾害天气等因素影响,收获季往往遭遇滞销。每到这时,南宁全市各界就会动员起来,踊跃购买“爱心香蕉”为蕉农纾困。

近两年,随着电商平台下沉、直播带货兴起,依托快递物流网络对农产品销售渠道进行短链再造,南宁香蕉的销路越来越好。蕉农们的担心越来越少,“爱心香蕉”如今成了“网红香蕉”。

直播带火小米蕉

“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就是蕉林,我们金陵镇产的小米蕉皮薄肉紧,清甜中带着淡淡的酸味,口味别具特色……”南宁市西乡塘区金陵镇小林村,农民主播林宗俭正在对着镜头推介村里种植的小米蕉。

清洗,剪枝,套上真空袋,整齐码进已经贴好快递单的泡沫箱里封装……在林宗俭旁边的小平房内,十几名蕉农正忙着打包。林宗俭前一天直播时,粉丝下的订单共有6000多件,大多数是9斤装,价格在10元左右,蕉农们要在一天内完成打包发货。

地方特产、原产地发货、沉浸式参与,对在手机另一端收看直播的消费者有不小的吸引力。“有了她们在背景里出镜,粉丝容易打消是否原产地发货的顾虑,更信任我们的产品。”林宗俭指着头扎丝巾、戴着手套,正忙碌打包香蕉的大姐们说。

每天直播6小时,是林宗俭给自己定的任务。早在2014年,林宗俭就尝试在电商平台上卖香蕉,但效果不是很好。2019年,他成了镇上第一个主播。“直播是一个需要坚持的事,刚开始粉丝寥寥无几,坚持直播和更新作品,粉丝才渐渐多起来,从几百到几千,再到如今十几万。”林宗俭说。

“在香蕉收获季,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到5000件以上的订单,行情好时能有上万件,一天不播都会流失很多订单。”林宗俭说。这位金陵镇土生土长的小伙子,脸上还带着肉乎乎的婴儿肥,在屏幕里显得很有亲和力。

如今,林宗俭需要在周边设4个田头库来收购香蕉,雇用近30名工人加班加点地打包发货,才能满足各地粉丝的需求。“除了我这样自己直播的,村里还有许多蕉农以计件分成的形式与电商公司合作,请专业主播带货,也受到网友热捧。”林宗俭说。

“有需求就不愁销路,村里有好几个收购点,苹果蕉、红蕉每公斤4元左右,西贡蕉每公斤3元左右,小米蕉每公斤2元左右,当场结清。我家种了92亩小米蕉,每亩年均产2000公斤,算下来,收入不少。”蕉农林大姐说。

“快递+香蕉”打通销售渠道

走进金陵镇,村道两旁,蕉林如海。

村道上,喷涂着各式品牌标识的快递车往来不绝,满载着南宁香蕉,沿着四通八达的路网发往全国各地。

在林宗俭看来,快递品牌下乡进村,寄递费用逐渐降低,打开了农产品销售的通道,是他这样的农村电商创业者取得成功的关键。这两年,在金陵镇提供服务的快递公司越来越多,有邮政、圆通、百世等多个品牌,其中,邮政和圆通直接在镇里设了网点,两家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超过60%。

“除了在地头收货,我们现在每天还要从集散中心揽收香蕉六七千件,今年预计超过150万件。”金陵镇圆通网点负责人李富杰介绍说,今年,香蕉寄递业务将为自己的网点带来400万元以上的产值。

“以前在农村搞电商,生意感觉做不大,时不时来一个订单,很不稳定。”林宗俭回忆说,“那个时候,寄一件包裹,物流公司要收10元,都快赶上货品价格了,感觉难以承受。”

“如今不同了,通过直播互动等社交方式推介产品,形成流量后聚拢订单,立即就形成了规模。”林宗俭说,一旦形成规模,电商平台及商家就可以与物流仓储企业或快递企业合作,由邮政和圆通直接派车到田间地头批量揽收产品,直发直运,减少中转,跳过农村末端网点收件的环节。

金陵邮政局投递员卢造初见证了这一变化过程。过去林宗俭在电商平台接下订单了,卢造初就要上门取件,再经分拨中心层层转运,运费贵不说,时效性还没有保障。“如今林宗俭只需提前告诉我发货件数,我就可以电话联系市里直接派车到村里,收货后直接发往目的地即可,链条大大缩短,全国范围内基本3天可达。”卢造初说。

大批量发货有保障,小散货寄件也有出路。广西邮政积极开发村邮乐购站农产品销售功能,为留守老人等特殊群体提供便利。蕉农可以直接将香蕉拉到村邮乐购站,站点收购后集中通过邮政渠道发货,也很方便,不少村子的站点一天能发两三千件。

广西壮族自治区邮政管理局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南宁全市小米蕉寄递已达800多万件,全年全市“快递+小米蕉”寄递量有望超千万件。

“快递+现代农业”大有可为

“运费仍然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林宗俭说,普通水果销售更多靠的是走量,薄利多销,而运费随着寄件量高低产生波动,有的时候会导致亏本,“因此,希望能有更科学、稳定的费用调控。”

“我也在考虑升级自家的‘打包车间’,现在还是比较简陋的平房,工作环境还不够好,在打包环节等方面也可以优化。”林宗俭说,“此外,物流方面也可以提供一些更个性化的服务,对于我们这类出货量稳定的商家,或许可以考虑派专车到网点常驻。”

“物流基础设施至关重要,基础设施搞好了,速度才能更快,效率是快递行业的生命线。”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南宁市郊区分公司副总经理何海萍说。据了解,广西邮政快递业基础设施建设正加速提档升级,行业共14个项目纳入自治区“五网”建设大会战,已完成投资超10亿元。建成快递物流园区11个,投入使用快递分拨场所总面积超过55万平方米,大型分拨中心基本实现全自动分拣,邮件快件分拨场所日均处理能力超过1000万件。

“随着直播人才和视频技术人才的不断增加,我相信南宁香蕉产业的‘蛋糕’会越做越大。”林宗俭说,自己目前已经申请开通了多个企业直播账号,培养新主播,同时也在尝试向其他农产品领域进军。

“‘快递+现代农业’一定大有可为。广西是全国水果产量突破千万吨的5个省份之一,也是全国重要的南菜北运基地和秋冬菜基地。随着农产品销售通道被不断拓宽,邮政行业与农村电商实现协同发展,农特产品寄递市场会有更大增长空间。”广西壮族自治区邮政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韦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