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家零售巨头,在上世纪初就已经稳坐M国零售业销售额榜首,其后发展一路势如破竹。

然而到了2010年后,它的业绩逐渐下滑,门店大幅度减少,终于在2018年10月15日,它向M国破产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

这家公司就是曾经的M国零售巨头“西尔斯”,打败它的是今天街知巷闻的另一大巨头:沃尔玛。

西尔斯的失败原因是多方面的, 但是最显而易见的问题视供应链上的保守陈旧。在沃尔玛的供应链成本不足3%的时候,西尔斯的供应链成本却占到了总销售额的8%。

这就应了零售业的那句老话:起势靠流量,生死供应链。

对互联网行业来说,最擅长的就是玩流量,有流量就有生意,有流量也才有生意,但是供应链对互联网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共识。京东初期刘强东坚持要自建物流,遭遇了重重反对,甚至被马云预言“必死”,但是今天的京东和阿里自家的菜鸟已经证明刘强东当初的决策是对的。

这个决策的核心,就是掌握供应链。

如今供应链已经成为电商必不可少的一环,而其中对供应链要求最高的,就是生鲜电商。

去年在疫情的刺激下,生鲜电商经历了一场白刃战,胜出的选手在供应链上形成了各自的打法,以非常典型叮咚买菜为例,从产地到前置仓到配送,形成的整套供应链被称为“智慧供应链系统”。

源头布局:合作种植,85%直采

从2017年创立之初,叮咚买菜就打定了主意要做产地直采,现在产地直采几乎已经成为生鲜电商的标配。

直采的优势就是绕过了供应商,对生鲜产品来说,流程越多,周期就越长,产品损耗也就越大,产地直采省去中间供应商环节,直接从产地到达销售终端,一方面降低了损耗,节省了物流成本,另一方面提高了采购效率,可以有效缩短供应供货周期。

此外合作种植/养殖+产地直采有助于经销商把控产品质量。

叮咚买菜的生鲜原产地覆盖云南、贵州、山东等地,投资建设了多个“叮咚买菜合作种植/养殖合作基地”,目前叮咚买菜10000多个生鲜商品SKU,85% +源自产地直采,直供产地达到350个,产地直供供应商超600家。

当然直采有直采的问题,供应商集中采购,单位成本较低,货源比较丰富,而直采受限于品种,采购成本反而会上升。

这就需要利用好互联网的优势,准确把握需求。

算法驱动:需求预测准确率90%

叮咚买菜开发了智慧供应链系统,包括基于算法的销量预测、智能调拨和前端推荐系统。

这套系统被运用到包括选品、采购、物流、销售、前置仓选址等多个环节,直接作用就是减低采购成本,提高采销效率。

生鲜产品最怕的是库存积压,这就要求经销商对不同区域对SKU的需求量,以及需求变化的关联因素(比如天气、季节等)要有一个精准的判断。

对传统经销商来说,更多依靠销售数据和经验综合判断,而互联网在这方面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通过大数据、机器学习、数智分析、运筹优化、AIOT等技术的综合运用,生鲜电商企业可以更精准地设定安全库存,并结合预警机制快速反应,更有效地实现供需平衡和高效流转。

叮咚买菜需求预测整体准确率达到90% +,热门单品预测准确率达到95% +,极大降低采购成本,提升采销效率,使得叮咚买菜在商品和服务的满足水平和供应损耗方面实现了良好的平衡。

在解决了上述问题后,生鲜电商区别于传统生鲜市场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前置仓。

前置仓:解决最后3公里

前置仓以线上采购为前提,相较于传统生鲜市场有几大优势:

1、更高的仓储效率,由于不用考虑消费者购买和销售陈列问题,前置仓的单位仓储效率比生鲜市场高得多,同时集中冷藏也更有助于延长产品保存周期。

2、选址,前置仓不用考虑业态等问题,选址更灵活,成本也更低。

3、效率,前置仓可辐射周边1-3公里区域,确保了配送效率,这对于一些距离传统生鲜市场较远的小区来说也是一个巨大优势。

4、成本,前置仓作为生鲜电商标配,也自然与互联网技术有更紧密的结合,比如叮咚买菜打造了一套智能派单系统,利用机器学习、运筹优化等算法,实现了自动化的派单,还引入了代号为“小黄人”的自动化分拣系统代替人工分拣,在人力成本和配送时间成本上有大幅压缩。

当然前置仓是重资产模式,这对生鲜电商企业来说是既是考验也是风险,目前叮咚买菜服务范围覆盖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等29个城市,前置仓数量近1000个,但是要实现深度覆盖,这个数量还远远不够,而开设前置仓的边际成本,是对资本实力的一大考验。

目前无论是叮咚买菜、美团还是永辉、盒马鲜生、每日优鲜,在供应链上都有各自的解决方案,尽管都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对互联网来说,通过迭代可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技术实力、资本实力以及对用户需求的精准把握能力才是胜出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