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政府组织(即NGO)源于M国和欧洲,是西方政治文化和社会制度下形成的一种社会组织,具有特殊的政治文化属性,在国家治理和对外战略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什么是NGO?我查了一些资料,接下来就M国NGO的情况,跟大家简单聊聊。

什么是非政府组织(NGO)

1)概念

所谓非政府组织(即NGO),是指不属于政府(政府之外)的主体建立,由民众基于某些任务或共同利益成立的组织。根据联合国的定义,任何独立于政府控制之外的私人非营利组织,都可以称为非政府组织。我们经常看到的NGO,一般仅限于非商业化、与社会文化和环境相关的合法群体。

由于各国文化和法律上的差异,不同国家对NGO所适用的对象范围各不相同。M国一般称为“非营利组织”、“草根组织”、“自助组织”、“独立组织”或“第三部门”;英国称为“志愿组织”,还有许多国家称为“社团”、“社会运动组织”或“非国家行为体”。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作为联合国下属机构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也是世界著名的NGO之一

2)政治文化内涵

前面提到,NGO是一个来源于西方政治文化的概念,具有强烈的西方色彩和政治内涵。西方主流认为,社会起始于一个由国家和市场组成的二元结构,政府和私营部门是两类主要行为体。

“国家的建立,源于民众在平等自由基础上通过选举组成政府”。政府是为社会民众服务的“守夜人”,有自己的权力边界,且越小越好,否则容易成为强迫民众服从的“利维坦(恶魔)”;在自由市场中,企业等私营部门追求利润最大化。政府存在的主要理由,无疑是维护自由竞争的市场和社会正常运转。

在社会的“二元结构”中,公民可通过自愿方式,成立既不同于私营部门又不同于政府的第三种组织,即NGO。NGO的目的,主要是弥补企业基于逐利、政府基于“守夜”而丧失的一些社会功能,进而维持二者之间的平衡,以便社会能更好运转,为公民谋求更多福祉。

在西方世界,NGO在社会治理中具有重要地位,也是国家治理体系中的重要一环,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他们所倡导的所谓“公民自治”传统。因此,在一些语境下,NGO直接被称为“公民社会组织”。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全球最大的独立性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之一

M国NGO的基本情况和特征

1)M国NGO概况

M国的NGO可谓历史悠久、数量庞大、种类齐全,在M国社会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是西方世界的“领头羊”。

一些老牌的NGO,有着长达百年的历史,如1911年成立的卡耐基基金会和1913年成立的洛克菲勒基金会。1979年,索罗斯主导成立了索罗斯基金会(即“开放社会基金会”),2017年,他将其大部分个人财富转入该基金会,使基金会资产规模达到了180亿美元。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乔治·索罗斯,M国企业家、投资家、慈善家,以募集大量资金试图阻止乔治·布什的再次当选总统而闻名

M国非NGO数量庞大且门类齐全。据估计,M国现有约200万个NGO,且大部分都是近30年成立的,涵盖了几乎人类所有的活动领域,它们之间既相互竞争,又相互合作。

关于M国NGO的分类的维度有很多。从发挥作用的维度看,M国的NGO可分为执行类、中介类和合作伙伴三类。

  • 执行类NGO:通过动员资源来为需求者提供产品和服务,如慈善组织通过供应设备和传授技能为贫困地区提供食物和饮用水。
  • 中介类NGO:通过启迪思想和贡献智慧来推动社会变革。比如智库、人权保护组织等通过调查和发布报告来扩大影响,促使民众提高各类问题的意识和认知,并利用游说来影响政策。
  • 合作伙伴:即通过与其他NGO合作来解决问题和满足民众需求的非政府组织。比如提供信息技术,专门研发特种设备及搜集专门信息等等,

M国NGO的领头羊,无疑是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该基金会通过拨款与M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M国国际共和研究所等MGO建立了紧密合作关系。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官网

由于历史运作时期漫长,M国的NGO有一套非常成熟的运行制度。有着工作体系完备、运行机制完善、聘用人员职业化和专业化程度高、分工协作顺畅、技能技巧熟练、操作经验丰富等特点。甚至发展出了相应的评级体系。

就预算而言,评级体系将日常管理开支占总预算的10%,作为判定其运作好坏的标准,低于10%的被视为运行良好,“理想的NGO,应该将85% +的预算投入到具体项目中”。

M国的NGO依靠悠久历史和雄厚财力,与很多国际NGO保持着密切关系,并对后者发挥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很多世界著名的NGO,不仅资金和员工主要来自M国,而且运作机制沿袭自M国,有些总部就位于M国。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也是M国知名NGO之一

2)M国NGO与政府的关系

在M国,NGO是政府和市场之外的“第三部门”。他们不仅社会运转和治理中发挥着桥梁和稳定器的作用,还与M国政府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首先,NGO充当着政府和民众的桥梁。他们通过提供信息鼓励民众参与政治,将民众的关注带给政府,倡议和监督政策执行。

其次,NGO具有补充政府和市场缺失的社会功能,充当稳定器。M国奉行“小政府”理念,政府履行社会职能时常因预算不足和能力有限,无法完全承担所有职能,很容易易对社会造成很大冲击。此时,NGO能填补政府和市场失灵形成的漏洞,提供部分公共产品,让社会运转更顺畅。

第三,NGO与政府建立有合作关系。M国政府的一些服务通常会利用外包形式向社会开放,NGO利用自己的特长申请。一旦成功,他们便与M国政府建立契约合作关系,从政府得到资金。

洛克菲勒基金会,全球最“年长”的NGO之一

在非政府组织资金的四个来源中,政府拨款是一种很重要的途径(其他三个途径为会费缴纳、产品和服务售卖、私人捐助)。譬如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主要收入,就是来自国会通过国务院的年度预算拨款,其余来自如高盛公司、福特汽车、波音公司和花旗集团等企业的“赞助”。

在当下的M国,诸如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这样与政府关系密切的NGO有很多。不客气地说,他们更像是挂着NGO牌子的准政府组织,尤其是在执行对外战略时,往往同政府部门特别是国务院和情报部门紧密合作——如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通常被称作“第二中央情报局”。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及其子机构

M国NGO与政府建立密切关系的另外一种形式,就是让政府官员直接进入其组织内部担任高级职务,确保与M国对外战略保持高度一致。

如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1997年1月——2001年1月任M国第64任国务卿,是M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国务卿),直接担任过M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即NDI,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子机构之一)主席。因此,西方政治学者甚至用“政府组织的非政府组织”一词,来形容M国N

O同政府的紧密关系。

奥尔布赖特,捷克裔M国人,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现为乔治敦大学埃德蒙·A·沃尔什外交服务学院教授

3)M国NGO在海外的资源及优势

由于历史悠久和经验丰富,M国的NGO积累了充足的海外资源,具备与M国政府合作在海外开展项目的特殊优势。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积累了丰富的海外知识。

一般情况下,NGO都是通过在海外设立各种项目,来完成相应任务。在项目实施过程中,NGO的工作人员需要到项目所在地进行实地工作。因此,他们常被称为“田野工作者”。

他们熟悉当地气候、地理、风俗习惯、交通状况、宗教禁忌等情况,懂得如何同当地人打交道,能打通警察、媒体和外事等政府各个部门的关系。简单地说,他们全面掌握了能在当地“办成事”所需的知识,是职业化的“万事通”。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国际NGO“绿色和平”官网页面

第二,储备了各方面的专业人才。

NGO开展活动通常采用“项目制”,即将一段时期内在某个地区要实现预期目标设立为一个项目,调配各种人员和物资来完成。在此过程中,许多专门人士通过大量实践,成为了该领域的专家。可以说,NGO积累了一大批涵盖几乎所有事务领域且分工明确的专业人才。

NGO总部有专司项目策划、预算编制、账目管理、情况汇报、(与“一线”项目实施者的)沟通协调的专家;在项目实施区域有负责设备调试、风险评估、应急处置、培训指导、撰写报告、与当地各种势力建立良好人际关系的专家。

一言概之,M国的NGO不仅有各类人才的充足储备,还能通过阶段性关注重点的变化对人才库进行动态调节,完成自我迭代。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M国“福特基金会”官网

第三,建立了完善的人脉关系网络。

在M国国内,NGO为实现目的,需要同社会公众和政府建立及维持良好关系。基金会和慈善组织要募集资金,需要掌握与公众和政府沟通的各种精细技巧,尤其是与媒体打交道和政府公关。两者都需要同专业人员建立良好的人际互动关系,简单地说,就是要构建一张人脉网络。

因此,NGO在海外运作项目时,往往将国内这套做法搬到项目所在地,同当地的政府、媒体、党派、军队、工会、学生组织、基层组织、部落、民间组织、社会名流甚至草根民众,都建立起良好关系。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M国环保协会(EDF)”中文官网截图

第四,设立了较多海外专门机构。

出于便利项目开展等目的,NGO在境外设立了数不清的分支机构。即使在遥远的非洲莫桑比克,M国NGO都在当地建立了不少机构。

它们通过向目标国家的工会、党派、学生俱乐部及其他民间组织提供资金等方式,实际开展或监督开展各类项目。如索罗斯基金会在欧洲、亚洲、拉美和非洲都设有机构,覆盖60多个国家和地区。除永久机构外,一些NGO也会在项目所在地设立临时项目办公室,开展类似的活动。

“大自然保护协会”官网截图

NGO在M国对外战略中承担的主要职能

整体来说,M国NGO主要通过项目和运动两种方式来运作。前者较为单一,着眼单个战术行动;后者更为复杂,涉及一系列运作技巧和复杂目标。总的来说,NGO在M国对外战略中,主要发挥对外援助助手和颜色革命工具两种作用。

1)在对外援助中充当政府助手

就M国而言,对外援助有三类机构参与,即政府部门、私人企业和NGO。在二战结束后,NGO逐渐成为M国对外援助的助手,是政府之外的第二种力量。在任务分工上:

  • 政府提供宏观指导、与受援国谈判、人才培训、资金担保(进出口银行)、风险预警和意外处置;
  • 企业负责提供技术、设备、资金和管理技术;
  • NGO则派出专家,进行实地评估和调研,撰写总结报告和提出建议。

除了调研和评估之外,一些NGO在教育、医疗、环保和扶贫等方面具有特长,有些就是某领域内的专业化机构。因此,部分“专业”的NGO越来越多地涉及M国政府的一些诸如人员培训等项目,政府将一些资金注入NGO,帮助它们逐渐成长壮大,甚至直接将一些援助项目交给它们独立完成,自己只提供宏观指导和进程监督。

2005年3月,抗议者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冲击政府大楼

绝大多数NGO在境外开展工作时,一般都接受国务院下属国际开发署和驻当地国使领馆的指导。譬如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颜色革命时,索罗斯基金会与美驻吉使馆配合默契,安排人员到该国各地(特别是南部反对派势力较强的地区)观选。一言概之,M国的对外援助,一开始就具有“服务M国全球战略”的根本属性。

2)在颜色革命中充当政府工具

通常,M国会打着“让对外援助更有效率”的旗号,暗地改变受援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并让NGO深度参与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NGO就成为了M国实施颜色革命的重要工具。

所谓 “颜色革命”,主要指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发生在中亚、东欧和苏联加盟共和国和地区的一系列政权更迭的事件。由于每次都采用一种特别颜色或者花朵作为标志,因此被形象地称为“颜色革命”或“花朵革命”。

“天鹅绒革命”旧照

典型的“颜色革命”案例,有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2003年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2004年乌克兰的栗子花革命(“橙色革命”)、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黄色革命”)和2011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等等。

纵观颜色革命,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

  • 民众以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为名,推翻现政权;
  • 建立的新政权均亲西方;
  • 政权更迭过程是低烈度的“非暴力”方式。

拓展阅读:读书笔记:乌克兰人的终极困惑,“我到底是谁?”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喧嚣的乌克兰

从20世纪60年代*始,M国中央情报局先后在越南、意大利和法国等国,策划了一系列秘密行动,旨在干预其国家选举。“遗憾”的是,这些行为被逐一揭穿并最终沦为丑闻。因此,M国不得不寻找更“柔性”的方式。

1983年,在总统里根总统的主导下,M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成立。从此,包括民主基金会在内的M国许多NGO开始接手中央情报局的部分工作。坦诚说,这些NGO可谓“成果颇丰”,如策划推翻波兰共产党政府,在巴拿马、阿尔巴尼亚、尼加拉瓜和斯洛伐克等国的选举中大动手脚,实现了新生政权亲美的目的。“如今国家民主基金会所做的许多事情,以前都由中央情报局秘密承担”。什么是M国ngo,M国NGO是如何在海外搞鬼的?

1981年7月,里根在电视上说明减税法案的计划

另外,索罗斯基金会卷入了很多中东欧国家的的选举和政权更迭行动,方式包括培训反对派、资助独立媒体、监督司法运作、邀请官员和学者到M国学习和考察等。

2003年,在玫瑰革命中被推翻的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1928—2014)向媒体愤怒地表示:“有一位大使告诉我,索罗斯为发动‘玫瑰革命’拿出了300万美元。”

2004年,索罗斯基金会先后向乌克兰NGO和反对派资助了约6000万美元,用于“与选举有关”的各类项目,包括为大学生积极分子提供培训、为“独立”报刊和电台提供支持、为选举提供监督和民意调查;2005年,索罗斯基金会在吉尔吉斯斯坦故伎重演,迫使总统阿卡耶夫流亡国外。

总而言之,NGO利用颜色革命隐蔽性高、渗透力强、成本小而收益大等特点,对所谓遭受压迫的国家和人民实施“人道主义干预”,推行所谓“保护责任主义”,进而制造、参与和推高目标国家的内乱,让M国找到武力或非武力干预借口,最终在当地扶植一个亲西方政权。不夸张地说,NGO已成为M国推行颜色革命的一大利器。

深夜的M国白宫

坦诚说,颜色革命的运行机制并不复杂,即用媒体制造舆论,煽动民众上街游行甚至发动街头革命,对政府施压迫使领导人下台,最终改变政治制度。

为达此目的,NGO会组建一个制定整体计划的专业高效指挥部、筹措能及时向民众传输信息的通信手段和工具、组织能动员民众游行示威的骨干团队、控制能随时听令制造事态的媒体,一旦“时机成熟”,它们就按照M国政府意图,在相应时候启动机制,“按部就班”和“按图索骥”地发动一场场颜色革命。

在玫瑰革命中被推翻的格鲁吉亚总统谢瓦尔德纳泽(1928—2014)

颜色革命的关键,在于“动员民众游行示威或者组织群众”。在这一方面,NGO具有天然优势。在它们的运作理论中,就有一种称为“教育倡导公众”——教育和影响民众的意识可以改变其行为,使其朝倡导的目标行动。

因此,它们利用掌握国际话语权的有利条件,打出“民主、自由、人权、环保”等口号,普世价值,运用演讲、网络、报纸、传单、手册、(地下)电台、电视台、社交软件、自媒体等各种大众传媒工具,通过发表报告,举行研讨会、论坛、培训班等形式,将特定信息灌输给意见领袖及民众,“塑造”民众的意识观念,让民众产生思想混乱。一旦大量民众上街,很快就会演变成反政府示威的群体性事件,对政府的压力成几何倍数增加。

“橙色革命”后上台的乌克兰总统尤先科,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的关键人物

文章临近尾声,我们简单概览一下NGO发展出一套成熟而极具破坏力的工作模式。

  1. 它们会向参与街头革命的骨干提供资金、暴动物品、特制沟通软件、(策略和技巧)培训等实物和服务,煽动民众采取更大规模、更强烈度的街头革命。
  2. 为更好“引导”民众,它们经常利用媒体向民众传播一些具有极大欺骗和迷惑性的特定信息,尤其是现任领导人的腐败谣言。就像蓬佩奥所说的那样:“我曾担任M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
  3. 直接策划和指挥社会运动。它们利用高科技优势和“话语霸权”,充当“操盘手”,导演街头政治;在关键节点上,非政府组织直接指挥。每天时刻关注,动员和组织大量民众行动。

M国的对外援助从一开始就与意识形态对峙和和平演变,结下了不解之缘。把受援国改造成民主国家,在此过程中逐步把NGO绑上颜色革命这辆战车,并持续至今。

突尼斯动乱

结语

总而言之,NGO不仅在M国国内治理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越来越多参与到M国对外战略中,或者帮助实施对外援助,提升M国国际形象;或者卷入改变当地政权的进程当中——这既是其自身特殊的政治文化属性使然,也与M国的对外战略一脉相承。就像伦敦大学名誉教授维克托·托马斯所说的那样,“NGO是M国扩张的主要工具之一”。

M国意图通过NGO,利用所谓“民主+市场经济”模式改造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但很多时候换来的却是战乱、衰退和民生凋敝。由此可见,运用不合理、非道义的卑鄙手段和行径来搞乱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行为,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