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数字人民币的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中小银行通过与大行合作的方式参与数字人民币应用。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近日多家城商行与大行交流合作,如探索数字人民币应用共享平台搭建等。除此之外,也有银行股东披露银行参与数字人民币应用的进程。

《2021年中国数字人民币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数字人民币将成为商业银行的重要获客途径,同时也为其传统业务渠道和数据安全系统带来考验。

受访人士表示,数字人民币的应用是对中小银行数字化能力的全方位检验,中小银行更贴近市场一线,其在本地特色消费场景及金融服务方面具有较强的地域优势,对数字人民币更广范围、更深层次地融入地方经济和金融活动将起到重要作用。

图片来源:互联网

中小银行布局数字人民币路径显现

当前数字人民币试点区域逐渐增加,试点场景不断拓展,产业链相关企业有望迎来发展契机,多家中小银行跃跃欲试。

据报道,近日在数字人民币的大发展趋势背景下,临商银行与邮储银行山东省分行积极探索数字人民币“银银合作”模式。而此前,记者亦了解到山东另一家城商行也与大行进行数字人民币业务交流。

今年1月份,四川银行数字人民币系统采购项目中标结果公布,中标单位为神州数码融信软件有限公司,中标金额为97万元。据悉,该行此次招标的目的,是为了连接互联互通平台、对接运营机构,从而接入数字人民币体系。

此外,日前,某中小银行股东也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该银行与多家运营商银行就接入数字人民币达成合作意向。

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副教授王鹏表示:“中小银行数字人民币业务建设应与其数字化转型相结合,包括如何与央行、运营商以及相关的应用场景对接等等。”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数字人民币发展研究报告》指出,数字人民币成为商业银行重要获客途径,推动业务数字化转型升级,催生同业竞争协作新机会。同时,数字人民币钱包与银行传统业务的联合运营也将催化出新的业务模式,并从数据安全、风险管理的角度对商业银行的数字治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研究员、内蒙古银行研究发展部总经理杨海平认为:“城商行、农商行布局数字人民币的技术路径是,通过城银清算、农银清算接入数字人民币互联互通平台,同时在中国人民银行数字人民币APP显示。城商行、农商行布局数字人民币的经营思路是,通过本行数字人民币钱包打通数字人民币基础设施、本行账户和场景之间的通道,以数字人民币钱包为圆心,根据本行定位,以开放金融思路,拓展客户场景,实现获客活客。”

杨海平表示:“数字人民币使用比例的提升,将对城商行、农商行数字化提出新的考验。数字人民币时代,银行之间比拼的是打通了多少个生活场景、生产场景、政务场景,其中投放产品的数量和质量,以及带给客户的体验等,是对数字化能力的全方位检验。”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数字化领域专家袁帅表示:“相较于国有大行,中小银行在技术、人才、科技投入方面均较为弱势。数字人民币是一项数字化产品,银行在对接和创新过程中,需要大量人才和技术投入。数字人民币钱包与银行传统业务的联合运营虽然将催化出新的业务模式,但也从数据安全、风险管理的角度对商业银行和中小银行的数字治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中小银行在参与和落地数字人民币领域业务的同时,需要从技术架构、业务架构、人才架构、政策架构四方面来同步并行,让数字人民币系统融入银行基础服务设施,成为银行 IT 基础设施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鉴于上述挑战的存在,杨海平表示:“因为城商行、农商行规模小,客户基础相对薄弱,布局数字人民币、场景金融的投入和收益不对等,而数字人民币系统对接、相关服务系统的开发带有公共基础设施性质,所以最关键的应对措施是由银行业协会组织基础设施对接,组织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向城商行、农商行免费输出数字化能力。”

拓展特色市场、下沉市场

于中小银行而言,数字人民币的推广带来更多机遇和盈利增长点。

袁帅表示:“数字人民币是商业银行未来的重要获客途径,推动业务数字化转型升级,数字人民币将提升银行线上业务规模的占比,虽然会对银行网点的传统业务带来冲击,但同时也将节省大量的现金运营管理成本,并衍生出新的盈利增长点。目前,越来越多的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加速入局数字人民币应用试点,越来越多的银行机构涉足其中,是数字人民币试点稳步推进的重要标志,中小银行更贴近市场一线,其在本地特色消费场景及金融服务方面具有较强的地域优势,对数字人民币更广范围、更深层次地融入地方经济和金融活动将起到重要作用。”

同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表示:“与大型银行相比,中小银行往往更贴近本地消费场合,可以促动数字人民币更加深入至下沉市场、居民生活,真正起到对现金交易的替代作用,这与数字人民币的设计初衷更为契合。”

但机遇的来临往往也伴随着挑战。袁帅表示:“银行在推广数字人民币方面还存在一定的阻力问题,核心体现在消费支付习惯的养成。在企业端,较多企业尚且没有养成支付路径和习惯,并未觉得有开通的必要,在个体消费端,银行过度依赖各种营销和减免的力度来吸引用户开通账户,而消费者对数字钱包的依赖性,以及用户留存度尚且薄弱。数字人民币的推广还没有到遍地开花的程度,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因此,金天表示:“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在数字人民币推广过程中,需要面对本地客户,夯实自身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比如可以依托在本地的政府关系资源和地推能力优势,拓展数字人民币在特色商户、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应用场景;与大型银行相比,中小银行还需要注意健全风控机制。”

“中小银行内部政策流程更加灵活,更加贴近各地的实际情况,因此其可以深耕本地相关的应用场景,包括科教文卫、交通医疗、文化生活等,形成有机的融合,也可以与地方政府形成有机的联合,助推数字人民币应用拓展。”王鹏表示。

本报记者 王柯瑾 北京报道 来源:中国经营网 新社汇·全媒体矩阵转载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