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冰南移”战略带动下,南方地区正成为冰雪产业亟待开发的一片“蓝海”。

《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全面推进冰雪运动“南展西扩”战略,西南和华东地区要利用区内冰雪资源修建冰雪场地设施;南方城市地区要建设一批室内滑雪场地,“到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

《中国经营报》注意到,在冰雪这条万亿赛道,万科、融创、世茂、复星等多家企业已经抢先布局。而相比于北方以传统的室外场地为主,南方地区由于气候因素大多将冰雪场地置于室内,邻近主要一二线城市且可四季运营,以差异化竞争抢占市场机遇。

“‘北京冬奥会效应’对于国内冰雪产业发展将会是一个很大的促进因素。另一方面,也要看市场和消费需求,而国内也正好有这样的基础。”复星旅文董事长钱建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滑雪在国外是一项全年龄段的运动,国内还是以年轻人参与为主,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抢占冰雪旅游风口

自2021年12月正式开板迎客以来,长春莲花山世茂滑雪场已累计接待游客约8万人次。

据介绍,长春莲花山世茂滑雪场是集大众旅游滑雪、竞技比赛为一体的中等规模体验式滑雪场,共建有13条滑雪道,其中包括4条初级道、2条中级道和7条高级道,雪道面积20公顷,雪道全长13340米。

贯通南北、四季畅滑是融创梦想创造滑雪场景,也俨然成为其一张靓丽的文旅名片。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融创先后在哈尔滨、广州、昆明、无锡、重庆、成都等地的文旅城落地滑雪场,已开业运营6家室内滑雪场,总面积达42.2万平方米,运营项目年客流量达249万人次。

“融创雪世界布局全国核心客源地,不仅令南方人在家门口就能娱雪和滑雪,还能使滑雪运动贯穿四季,成为日常休闲、随时能实现的全年龄层活动。”融创冰雪相关人士说。

相较于大多数企业专注于国内市场,复星旅文则更具国际范。“我们在阿尔卑斯山脉有15个滑雪度假村,在北海道也有2家,目前正在谈第3家。”据钱建农介绍,公司在国内也已布局了3家滑雪度假村。今年1月23日,Club Med旗下长白山度假村全新开业,复游城·太仓阿尔卑斯国际度假区内的核心内容——阿尔卑斯雪世界也已于今年1月21日完成主体结构封顶,计划将于2023年全面开业。

“针对中国滑雪市场,我们也不是只做单一业态,而是在构建一个滑雪生态。”钱建农表示,滑雪初学者可以在市区商圈以及住宅区周边体验模拟滑雪机;进阶阶段,消费者可以在大型城市周边的太仓复游城等项目体验室内滑雪场;而滑雪“老手”则可以在度假村体验室外滑雪场。此外,公司在滑雪培训和服装器械等领域也进行了相应布局。

南北差异化竞争

第一太平戴维斯研报显示,中国北方得天独厚的冬季自然条件成为大型户外度假型滑雪目的地首选。22座具有脱挂式架空索道的滑雪场几乎全部位于北方,其中11座位于东北的吉林、黑龙江和邻近的内蒙古;6座位于华北,全部集中于河北省崇礼区;4座位于西北的新疆和陕西;仅湖北恩施的绿葱坡滑雪场不在北方。

“北冰南移”战略也为南方地区发展冰雪旅游产业提供了巨大发展机遇,室内滑雪场的潜在市场发展空间也更大。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袁帅表示:“南方地区开展冰雪运动,面临的最突出阻碍莫过于常年高温的天气,其次就是缺乏冰雪运动传统、场地设施和专项人才等问题,室内滑雪场无疑是一条可行的方案。”

而在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看来,传统冰雪项目远离南方,遥远的距离需要较高的消费成本和时间成本,而如果能够在南方地区塑造冰雪娱乐、冰雪运动的适合场景与条件,将能够把潜力巨大的消费市场转化为现实消费活动。

与此同时,室内冰雪场因为受季节和天气变化影响较小,可四季运营、属于高频次滑雪场景,这也是南方冰雪产业差异化竞争的一个主要路径。

钱建农告诉记者,当前,阿尔卑斯山区的滑雪度假村不仅可以在冬季运营,很多度假村也会在夏天保持开放,但国内能做到这一点的室外滑雪场并不多,而即将开放的太仓复游城的室内滑雪场可以做到四季运营。

复星旅文相关负责人补充道,室内滑雪场主要吸引以初学、中阶和休闲为主的消费者,而不是“发烧友”专业人群,但对南方地区滑雪运动的普及有很大的促进作用,那些在室内滑雪场学好了的滑雪爱好者,最终一定都会去东北体验在真正的雪地上滑行。

“中国滑雪市场的主要客源地在南方,融创文旅做‘四季冰雪’,就是希望大众消费者四季都能通过室内场景去体验滑雪,让全国滑雪爱好者真正实现随时随地有雪可滑,把它当作一种日常高频的游乐场景。”融创冰雪相关人士对记者说道。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无论是从行业内、供给端,还是从全球发展情况来看,都说明在中国建设室内滑雪场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可以变成高频消费的场景,一年四季都能通过室内场景去练习动作,体验滑雪乐趣,而除冬季滑雪外,还可以变成类似于健身房和高尔夫练习场等场景。

共同破解盈利难题

事实上,尽管冰雪旅游已站上发展风口,但对于企业来说想讲好冰雪产业的资本故事并不容易。

据了解,2013年,总部位于湖北省武汉市的奥山控股在开设首家真冰场后,于2017年进一步提升冰雪产业在公司的战略地位,并实施“冰雪+住宅”双轮驱动发展战略,以“冰雪运动+娱乐休闲”为主导功能,打造了冰雪小镇、冰雪综合体、冰雪MALL三大冰雪主题产品线。

但奥山控股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公司冰雪运动及娱乐业务的收入分别为225.5万元、868.4万元和295.4万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0.17%、0.56%和0.16%。

与此同时,作为房企探索冰雪赛道的龙头企业之一,万科在2020年12月25日宣布撤销冰雪事业部,将旗下业务和团队并入酒店及度假事业部,由原冰雪事业部负责人丁长峰继续负责。

在业内人士看来,万科此举的关键原因还是盈利与回笼资金存在难题。丁长峰也曾公开表示:“滑雪场是一个巨大的重资产投资项目,依靠门票很难实现盈利,同时银行的利息又比较高,大型滑雪度假村需要依靠销售雪场工具以及卖房来实现周转,这些钱全部都要用来补贴前期的滑雪场和酒店投资。”

这与国内冰雪运动渗透率低、市场规模有限等也密不可分。但在“北京冬奥会效应”的影响下,这一痛点有了从根源解决的机遇。《规划》指出:“到2025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在2021—2025年政策目标下,冰雪产业市场规模5年复合增长率约13.6%。

柏文喜指出,针对利润率较低的问题,除了通过提高冰雪项目运营水平以提升业绩之外,还要努力寻求项目增值收益和衍生收益,或者在冰雪项目和相关项目之间实现交叉补贴和联动来提升总体效益。

克而瑞研报则分析称,未来政策可能在地价、税收优惠和金融支持等方面予以冰雪产业变相补贴。少数房企如国企可通过承建政府相关冰雪硬件设施拓展多样收入,而在冰雪领域经验丰富的民企可考虑联手地方国企搞轻资产运营。在盘活资产方面,可选择以优质冰雪项目为底层资产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内容来源:中国经营报 记者 郭阳琛 张家振 上海报道 新社汇·全媒体矩阵转发)

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高级数据分析师袁帅认为:随着冬奥会的举办,冰雪热一时无两,“冷资源”变“热经济”我国冰雪运动繁荣发展迎来重大机遇。南方开展冰雪运动,面临的最突出阻碍莫过于常年高温的天气,其次就是缺乏冰雪运动传统、场地设施、专项人才不足等问题。

目前国内比较好的室外滑雪场,局限于一地或者一个区域,但是如果形成四季运营的全年运营模式对冰雪行业来说就突破了季节限制,变成了多业态多季节的文旅体综合产品,南方发展冰雪经济,那么室内冰雪场无疑是一条可行的方案。《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提出,全面推进冰雪运动“南展西扩”战略,西南和华东地区要利用区内冰雪资源修建冰雪场地设施;南方城市地区要建设一批室内滑冰场地。优质室内雪场让冰雪运动突破了季节和地域的限制,一定程度上也助力了冰雪运动的在南方客群中的大众化普及。室内雪场因为受季节和天气变化影响较小,可全时全季运营,属于高频次滑雪场景。而因为不受自然光线的干扰,带来更长的单日滑雪时长,可为投资者带来更高的完整运营期有效回报。而全年无休的经营,让运营团队更稳定,员工留存率更高,运营成本更低。

同时,南方冰雪经济未来要实现大发展,需要现在打牢基础,培养冰雪运动人气。作为市场主体,各滑雪、滑冰场可以逐步整合职业教育资源,建立滑雪实训基地,培养滑雪运动和冰雪产业人才,同时要拥抱5G、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AR/VR等技术,构建冰雪运动+元宇宙的科技发展产业格局,实现打破时空局限的沉浸式冰雪教学,运动感官体验。

南方要发展冰雪经济,通过科技创新技术和室内冰雪来打破地域、气候局限的同时更加需要打好发展组合拳,与其他产业抱团发展获得内生动力,与文化、旅游、影视、音乐节庆、赛事活动等融合嵌入,相互融合、相互交叉,衍生出新的产业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