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24bc23g00r6ww9s0017c000hs004rm.gif

一、热爱“冰墩墩”的日本记者

2月4日,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式举行。

作为冬奥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备受追捧和喜爱。

日本电视台记者辻冈义堂还因为喜爱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走红。

一则网络热传的视频中,辻冈义堂开心地掀开衣服展示他的“冰墩墩”徽章;

听说“冰墩墩”来到场馆,他立马放下手中的工作,化身迷弟“求”合影。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2%2F0207%2F99f7c0f8j00r6ww9s000xc000is00cum.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

失态的迷弟...

连日来,奥林匹克官方旗舰店“冰墩墩”周边不断售罄,可谓“一墩难求”。

“冰墩墩”广受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设计师如何看待“冰墩墩”周边售罄这件事?

“冰墩墩”设计师曹雪表示:

大家对“冰墩墩”如此喜爱让他始料未及。

“冰墩墩”周边售罄,以至于他儿子都没能买到。

曹雪说,“冰墩墩”周身黑白,还有一个冰晶外壳,它应该是冷的,但是恰恰相反;

它给人带来温暖、可爱和萌的感觉。

这种温暖一旦被人感受到,即使随着冬奥会闭幕,“冰墩墩”会成为历史。

但是那个温暖的记忆会留下来。

“我但愿它能成为一个经典,至少在奥林匹克史,它能给人留下深刻记忆。”

曹雪说,他并不担心“冰墩墩”会过气。

在“冰墩墩”入选北京冬奥吉祥物后,曹雪跟团队所有成员讲:

以后除了第三方提到“冰墩墩”,自己不要把“冰墩墩”挂在嘴边。

他认为,对团队里年轻的学生来说,起点太高反而未必是好事。

掌声和欢呼声,是“致聋”的祸因。

“北京冬奥会开幕,我们当然也很激动,但以后未来的路还很漫长。

他们还需要去拼搏,每个人都需要把自己归零。”

谈到那位喜爱“冰墩墩”的日本记者时,曹雪说:

如果有可能的话,很想当面和他一起交流,听他讲讲为什么那么喜欢“冰墩墩”。

自己愿意带着团队帮他在“冰墩墩”周边上签上名字。

以下为对话实录。

二、在广州生活的南京人设计出了“冰墩墩”

Q:您是南京人,在广州生活,对冰的概念和感受从何而来?

曹雪:我出生那天是小雪节气,我妈妈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单字一个雪。

如今为冬奥会设计“冰墩墩”并入选,我常说这是命中注定。

我从小在南京,南京经常下雪。

小时候我经常会和邻居家的小孩一起,用竹片和板凳自制小雪车或者小滑板。

堆雪人、打雪仗也都是我儿时的记忆。

一下雪,本来很熟悉的南京,一夜之间就变得让人耳目一新。

这种视觉冲击,对从事设计的人来说有很大的作用。

这些元素都储存在我的大脑里。

一旦有任务或者项目需要相关设计时,我就会把它们提取出来。

从冰的概念变成具体的冰壳,来自于另一个入围方案中的冰糖葫芦。

它让我们想起冰壳、冰晶外套这样的视觉元素。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2%2F0207%2Fd0da176fj00r6ww9s000cc000k000c5m.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

“冰墩墩”设计团队负责人 曹雪

“冰墩墩”太火,儿子想买都买不到。

Q:在奥林匹克官方旗舰店,“冰墩墩”的很多周边都售罄了。

不少消费者留言这是落实“一户一墩”,还有人评价“冰墩墩”是最成功的吉祥物。

您对“冰墩墩热潮”是什么感受?

曹雪:有点始料未及。

我们相信它会得到大家喜爱,但没想到还会像现在这样,近几天甚至卖断货。

设计团队“生”出来这个孩子,我们都在关心它的成长。

很多亲朋好友都在问我,有没有特殊渠道可以买(“冰墩墩”周边)。

我的统一回复是“确实没有”。

家里的“冰墩墩”早就送完了,我们自己也是掏钱在网上买的。

“冰墩墩”周边售罄这件事,在我家还有个故事。

我自己有两个孩子,大儿子不跟我住在一起,他的朋友特别想要一个“冰墩墩”盲盒。

我大儿子就跑到广州的专卖店问有没有卖,工作人员很遗憾地告诉他没有。

他为了套近乎,说:“我爸是‘冰墩墩’设计师,能不能想想办法?”

人家说:“真不好意思,真的没有,您可以登记预订一下。”

这事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是有人去了同一家专卖店问还有没有“冰墩墩”。

工作人员回答说:“真没有了,曹雪儿子都来过了,他都没有你们更别想了。”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2%2F0207%2F4648e035j00r6ww9s001hc000u000v2m.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

三、800万海外网友围观

“冰墩墩”成为北京冬奥的话题焦点。

在专业运动员群体中,也燃起一股熊猫热潮。

而这一切,不仅与曹雪团队的创意有关,更有运动员们的极力推动......

麦迪·马斯特洛是女子单板滑雪名将,今年22岁,来自M国加利福尼亚。

她曾在2018年参加平昌冬奥会,实力不俗。

2月2日,马斯特洛入驻冬奥村,并拍摄了一段展示房间条件的视频。

上传到海外短视频平台TikTok,超过83万网友围观。

一位名叫Junkyfungus的用户留言询问,“为什么不聊聊熊猫枕头呢?”

这条留言获得160多位网友的点赞,但并未引起马斯特洛的注意。

当天,马斯特洛又拍摄了一段展示智能床的视频,播放量超过74万。

Junkyfungus再次留言,“还是没有任何关于熊猫枕头的内容”。

560多次点赞将这条留言顶到了评论区前排位置,终于得到了马斯特洛本人的回应。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2%2F0207%2Faed3df1cj00r6ww9s0024c000u000n8m.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

紧接着,马斯特洛专门拍摄了两段视频,和“冰墩墩”进行亲密互动。

并用全方位无死角的特写镜头,近距离展示了这个带有“冰墩墩”形象的枕头。

马斯特洛在网上搜索了“冰墩墩”的发音,在视频中将其称作本届冬奥的“主角”。

而网友们则在评论区科普这个吉祥物的含义。

“我会带你一起回M国的”,马斯特洛对着“冰墩墩”深情说道。

两段视频吸引了超过130万人围观。

3e6ef497g00r6ww9t03f3c0005k009wm.gif

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另一位网友在评论区提醒马斯特洛,她还是没有明白这个抱枕的“奥秘”。

这款抱枕带有拉链,展开之后会变成毯子。

马斯特洛按照指引,将枕头展开,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并感叹,这个设计真是天才般的想法。

这段视频在TikTok迅速走红,目前播放量已经超过580万,获赞超过73万。

奥林匹克官方账号现身评论区留言说,“玩得开心,麦蒂”。

没想到,很多网友在这条留言下回复询问,是否有网购链接。

“这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熊猫。”一位网友感叹道。

从此,马斯特洛彻底沦陷,沉迷在冰墩墩的世界里。

睡觉离不开它,逛超市也能看到它。

目前,马斯特洛的TikTok账号中,与“冰墩墩”有关的短视频播放量累计已超过800万。

0c8116fdg00r6ww9s012rc0005k009wm.gif

不只是马斯特洛,芬兰女子冰球运动员皮特拉·涅米宁和队友对这款抱枕也爱不释手。

两人在TikTok上开心地展示自己身披枕被的场景。

6e4a009dg00r6ww9s014kc0005k009wm.gif

此外,瑞士滑雪运动员尼古拉斯·胡贝尔、巴西“钢架雪车”选手妮可·西尔维拉;

捷克花滑运动员娜塔莉·塔施莱罗娃,都是“冰墩墩”的忠实粉丝。

运动员们对“冰墩墩”的喜爱还扩展到其他周边产品。

2月2日,奥地利雪橇运动员丽萨·舒尔特在训练间隙逛了一次冬奥村礼品店。

她本来不准备买什么,只是想着随便转转。

在看到一款熊猫主题的帽子后,她彻底改变了想法。

在一段视频中,丽萨展示了自己佩戴这款熊猫帽的样子,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她在评论区回复留言时感叹,这款帽子是她的最爱。

很想和自己的队友合拍一段TikTok视频。

677e6a5ag00r6ww9t023mc0005k009wm.gif

M国女子单人雪橇名将萨默·布里彻留言称:

“现在就跑去买这款帽子”,而丽萨则表示,自己已经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

很快,萨默·布里彻就拉着一位队友去了奥运礼品店。

在2月3日上传的一段视频中,她展示了自己佩戴这款冰盖帽的样子。

并与路边的“冰墩墩”亲密合影。

?url=http%3A%2F%2Fdingyue.ws.126.net%2F2022%2F0207%2Fc2a6eb36j00r6ww9s002kc000u000kjm.jpg&thumbnail=650x2147483647&quality=80&type=jpg

既然“冰墩墩”获得这么多国家运动员的喜爱。

在供应缺口尚未弥补的当下,义乌自然成了不少人的期待。

“现在压力给到义乌。”

“义乌三天内不出来,我就要怀疑你的实力了。”

在“冰墩墩”相关话题的评论中,十条有八条点赞最高的评价,都和义乌相关。

估计义乌这会已经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