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从退市到再次上市,乡村基的基本面变了。

时隔6年,乡村基第二次冲击IPO。

2022年1月底,乡村基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正式踏上回归资本市场之路。

很多一线城市的人可能没听说过乡村基,它在西南地区颇受用户欢迎,尤其是在大本营重庆,靠着二十多元一份的川味快餐横扫大街小巷,乡村基成为当地绝对的快餐王者,开店数是麦当劳、肯德基的4倍。

乡村基的老板名叫李红,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1996年,她与丈夫张兴强在当地开了第一家乡村基,之后积累资金、逐渐扩张。

截至2021年9月30日,乡村基旗下共有1145家直营餐厅。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称,按2020年连锁餐厅数量及收入计算,乡村基是中国最大的直营中式快餐集团。

这不是乡村基的第一次IPO。2010年,其于M国纽交所上市,之后业绩下滑、股价低迷,最终于2016年选择私有化退市。

再次冲击港交所,乡村基有望摘下“中式快餐第一股”。只是这一次,这位重庆铁娘子能让投资者买账吗?

01 肯德基学徒,折戟纽交所

今年53岁的李红是草根出生,父母都是普通职工,16岁时,她被送去重庆商业技工学校学习了两年烹饪,“当时连刀都拿不稳,杀鸡连鸡都捉不住,(内心)十分挣扎。”

图:乡村基创始人 李红

挣扎归挣扎,毕业后,李红还是进入了餐饮行业,曾一路做到重庆加州牛肉面馆的门店经理。

给别人打工近10年,李红在28岁那年生了自己开餐馆当老板的想法。

她的第一家店开在重庆解放碑群鹰广场,主打鸡肉餐食。店铺对面是个中学,顾客都是高中生,因为价格便宜、口味不错,乡村基很受学生们欢迎。

李红也是肯德基学徒。创业没多久,肯德基开进了重庆,生意非常火爆。于是,李红跟着调整了菜单,增加了炸鸡、汉堡和薯条等西式快餐,减少原有的川菜。

效果没预想的好,定位和特色反而变得模糊。后来,李红重新将菜品聚焦在川菜,西式快餐也没完全砍掉,至今仍有销售。

后来十几年,李红的店越开越多,走出重庆,不断向川渝地区的二三线城市扩张,并获得红杉中国、海纳亚洲等机构投资。

2010年,门店突破100家的乡村基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美股市场上市的中国餐饮企业。上市首日,乡村基盘间一度上涨60.3%,报26.45美元,受到投资者的热烈追捧,风头无两。

上市之后,乡村基拓店步伐加快。2010年-2012年,分别新开51家、72家、68家,辐射至北京、上海等地,业绩实现稳步增长。

可惜好景不长,2013年开始,乡村基净利润出现下滑,股价随之下跌。3年后,无奈退市。

2020年,在被问及对资本和上市的态度时,李红回答,“说实话第一次(上市)没有想清楚,第二次我是想清楚了,资本是一个有效资源,能让企业更有效率。上市是帮你链接更多有效资源,实现自身价值的一个有效工具。”

从退市到再次上市的6年间,变化的不仅是李红的态度,还有乡村基的基本面。

02 9个月34亿,薄利多销

相比第一次上市,如今的乡村基除了门店数翻了10倍,收入也增长了6倍,还带来了一个新故事。

第一,培育了第二增长曲线。

目前,乡村基旗下有两个品牌:乡村基品牌、大米先生品牌。截至2021年9月底,分别有602家和543家门店。

两者都走高性价比路线,人均单价22-26元,定位有所差异。

乡村基品牌主打现炒川菜,做大众化餐饮,90%以上的门店分布在重庆和四川;2011年孵化的大米先生,更偏白领商务餐,主攻华中地区,门店主要开在湖北、湖南、四川、重庆和上海。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九个月,乡村基整体收入分别为32.57亿元、31.61亿元和34.24亿元。其中,大米先生品牌的贡献日渐提升,报告期内营收占比从36.3%提升至45.9%,几乎扛起半边天。

大米先生的客单价比乡村基低,盈利能力却明显优于后者。2021年前九个月,大米先生单店销售额12268元、翻座率4.2、日均坪效65.5元,乡村基的相关数据为12116元、2.8和56.4元。

第二,走出川渝,向一线城市扩张。

乡村基品牌曾在第一次上市后,进入过北京、上海市场,后来迫于经营压力,铩羽而归,转而专注于深耕川渝市场。

只做区域龙头,想象空间始终有限。上市关头,乡村基再次启动大城市扩张计划。

2022年及2023年,其计划开设约210-240家大米先生餐厅,以及约160-180家乡村基餐厅,主要位于一线及新一线城市。

大米先生已经在上海站稳脚跟。截至2021年9月30日,上海有70家大米先生餐厅。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餐厅数计,在五大中式快餐集团中,大米先生是上海增长最快的品牌。

2021年12月,深圳也开出了首家大米先生。

不变的是,乡村基做的仍是人流量生意,盈利靠薄利多销,虽然收入规模不小,净利润却很低。2021年前九个月,净利润为1.63亿元,净利润率只有4.7%。2020年在疫情冲击下,公司一度陷入亏损。

这主要受制于直营模式下高昂的开店成本。

原材料和员工成本是乡村基的两大固定支出,2021年前三季度,分别占总收入的近42.4%和22.3%,单是原材料就花14.5亿元。

叠加门店扩张所带来的租赁压力也居高不下。2019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9月30日,物业租金及相关开支由2.4%增至2.6%。

03 争夺资本,中餐掀起上市潮

中餐连锁企业上市,乡村基不是第一家。2021年,安徽餐饮龙头老乡鸡、深耕江浙的老娘舅均启动上市进程。

“餐饮品牌积极谋求上市,很大程度上是不少餐饮企业在经历一波暂停营业与客流下滑的经营滑铁卢下,开始重新思考与资本的关系。”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袁帅袁帅在接受《21CBR》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具备一定连锁和底蕴的餐饮品牌,加速跑马圈地,目的十分明确,就是增加自身抗风险能力,预防资金链断裂、现金流吃紧的情况,从而寻求资本加持。

2020年6月,疫情之下,乡村基曾接受红杉中国的战略投资。一旦上市,融资渠道会变得更多。

中式快餐市场规模大,集中度低,细分赛道极多。乡村基在招股书中表示,按照直营餐厅的收入计算,2020年乡村基的市场份额约为6.8%。

根据胡润百富发布的《2021中国餐饮连锁企业投资价值榜》,乡村基排名第29位,估值为50-100亿元。对比之下,门店数量相近的老乡鸡,排名第7位,估值达到100-200亿,比乡村基高了近一倍。

袁帅向《21CBR》记者分析,从资本角度来看,餐饮业一直是国民经济中增长速度最快的行业之一。而由于市场较为分散,中式连锁餐饮的产品标准化,以及单店模式跑通后的可快速复制的能力,是资本看重的。

“产品的标准化程度越高,对技术工种的依耐性越低,堂吃和外卖的效率也就越高,复制和扩张的难度将越低,利润空间将越高。”袁帅解释。

乡村基强调所有菜品现炒现制,出品标准化确实有难度。为此,乡村基摸索出了中央厨房调料的标准化。每天由中央厨房统一制作酱料、配送到店,门店只需完成最后的炒制环节。

不过,随着跨区域扩张后,乡村基员工管理、供应链、服务运营等方面都将存在挑战。

“我们直接拥有并运营旗下所有的餐厅,这是确保质量、多样化和运营高度标准化的最佳办法。”乡村基在招股书中也坦言,“差强人意的用餐体验可能会导致客户不再光顾我们,而转向竞争对手。”

很快,李红将迎来消费者和资本市场的双重检验。

题图来源:乡村基官方微博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记者:李惠琳 新社汇·全媒体矩阵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