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895435_357177.gif?x-oss-process=logo_620

人们苦“假货”久矣,最近终于有平台对它重拳出击了!

最近,得物居然一口气下架83个品牌,除清退疑似“打版商品”品牌、下架商品外,得物App还将加强品牌入驻前审核,开通举报“打版”邮箱,通过各种形式加强治理“打版”。而这也是行业内首次有公司针对“打版”问题进行“高标准”的专项治理。

反观淘宝,这些店铺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的冠以正品的名字卖假货,谁能想到他们不仅产品是假的,连店都是假的!但全网还有500万人在上当!

今天重拳出击,先给你们科普一波假的官方旗舰店。

一、“假旗舰店”野蛮生长

旗舰店”这三个字,在咱们的认知里通常都代表着“官方”和“正品”。买大牌,去旗舰店多半不会出错,这就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但问题就出在,假如整个旗舰店都是假的呢?

在众多被打假的旗舰店里有一个典型的代表:colourpop。来自美国的美妆品牌colourpop,在天猫上搜索店铺会跳出来两个旗舰店。一个叫colourpop海外旗舰店,一个叫colourpop旗舰店。

两家店都属于天猫,一般来说,应该总有一家是真的吧。不好意思,这两其实都是假的。正主colourpop官方早在2019年就已经发布过声明:

没有在淘宝/天猫/京东/微店开设任何店铺,没有线下店,没有中文网站。中国区唯一的正品渠道,就是支付宝小程序[colourpop官方旗舰店]。

在淘宝旗舰店咨询,客服回复也是打马虎眼:“这是香港本土注册品牌colourpop,与非香港本土注册品牌无关”。

说得这么拗口,但意思我听懂了。

就是说,他们的确是正儿八经的注册品牌,但跟美国的那个没关系。

真正的品牌方无法进入中国市场,“高仿”们就会借机快速生长。截至目前,Colourpop旗舰店已经拥有超过80万粉丝,多款商品月销上千;仅有数千粉丝的熊野职人旗舰店,热销单品的月销却有7000单。

二、抢注商标,假货变平替

山寨商家要想注册一家“假旗舰店”,最重要的,是抢注商标。

事实上,天猫旗舰店的审核标准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严格。根据天猫商城的招商原则,若是想注册品牌旗舰店,必须提供商标注册证和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

再加上商标权具有地域特殊性原则,注册商标专用权仅在商标注册国享受法律保护,非注册国没有保护的义务。所以海外品牌若是想进入中国市场,就必须在我国注册本地商标。

按照这个逻辑,山寨品牌只要能赶在品牌官方注册品牌之前抢注商标,就可以利用其商标在天猫注册旗舰店。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数据来看,colourpop这个商标最早在2015年就已经被“广州黛洛妃化妆品有限公司”申请注册。

虽然在2018年9月,colourpop美国品牌方向我国商标局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后,这个商标在化妆品类目便宣告无效,但在那之后除了黛洛妃,还有许多家公司都盯上了这块肥肉。

▶ 图片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

商标和旗舰店都有了,山寨产品也不是什么难事。

中国作为品牌生产供应线上的大户,ODM和OEM这类代工生产的活儿接了不少,这也就代表最起码在供应链这块是越做越成熟了。所以搞到产品配方再做点仿冒品,根本也算不上什么难事。更何况部分店铺并不需要复制正品品牌方的所有产品,只需要仿冒几款热门产品就可以收获不错的效果。

三、“高仿旗舰店”取缔难

抢注商标的问题由来已久,耐克乔丹、3CE、无印良品等一众品牌早年进入中国市场时,都曾因此陷入漫长的商业纠纷。

天猫等平台规定,一个品牌在同一类目只能开设一家旗舰店。同时,考虑到侵权风险,被抢注的品牌一般需要更换名称注册。资生堂旗下防晒品牌ANESSA因此将中文名称改为安热沙(原为安耐晒),眼影品牌EXCEL注册了“SANAexcel海外旗舰店”,与山寨的“EXCEL旗舰店”相区分。

与Colourpop经历相似的,还有因一款眼线笔走红社交媒体的日本品牌UZU(熊野职人)。天猫、京东、拼多多三大电商平台与抖音平台上,均有“熊野职人旗舰店”。其中,拼多多与抖音旗舰店为同一经营主体。

熊野职人拼多多旗舰店客服称,“熊野职人”是国产品牌,与前述日本品牌没有关系。UZU日本品牌方则对36kr-未来消费表示,目前在国内并没有官方销售渠道,UZU与上述旗舰店也不存在合作关系。

除了化妆品类别以外,Vans,无印良品,甚至耐克乔丹在早年入驻中国市场的时候都遭遇过同样的事情。说来,就要提到2019年的无印良品商标权之争。提起“无印良品”,大家听过比较多应该是日本的那个无印良品。

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北京也有一个无印良品。

听上去是一样的,但除了名字以外,这是两家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公司。依然是上面咱们提过的那一套,假“无印良品”早早的便注册了这个商标,更骚的操作来了,“北京无印良品”把“日本无印良品”给告了。

就这样,日方败诉,品牌方不仅赔了钱,以后还不能在棉布、毛巾、浴巾等第24类产品上使用“无印良品”的字样。

是的,我们认知里的“假货”把正品给告了,最关键的是,还告赢了。

但即使品牌入驻各大电商平台,由于“高仿旗舰店”钻了商标漏洞,在注册流程和资质方面并未“违规”,很难被取缔关停。如同旅游景点一旁的“假兵马俑”,“高仿旗舰店”至今仍在误导并不知情的消费者。

国产快时尚品牌UR也遇到类似的难题。在天猫搜索“UR旗舰店”,在官方旗舰店之余,还有一家由广州业松皮具有限公司(下称广州业松)经营的“UR箱包旗舰店”,其销量最高的一款商品月销超过6000单。自2017年起,UR母公司快尚时装曾多次就商标侵权问题起诉广州业松。

至于在社交网络走红、但尚未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小众品牌,则面临着更高的维权难度。一方面,这些品牌大多体量有限,尚未计划布局中国市场,因此存在一定的信息差;另一方面,在今年5月以前,我国对于动物实验的检疫要求也阻拦了不少有入华意愿的海外品牌。

成立于2018年的韩国潮牌FREI,此前便不知道“FREI旗舰店”的存在。其品牌工作室表示,这家位于天猫的“Frei旗舰店”并未取得品牌授权,也不是FREI的官方销售渠道。

一位从事海外品牌引进代理的机构负责人表示,很多潮牌与设计师品牌由于团队不完善,无暇顾及海外市场,“可能他们自己的官网都处于断货状态。”

天猫上的“山寨旗舰店”归根结底,还是多个环节漏洞共同造成的结果。

假货对淘宝来说,是永远的痛点,因此才搞出了开店门槛更高的天猫。谁曾想,山寨商家技高一筹,利用商标权的漏洞玩起了“本土品牌”这一套。这套路不仅坑了咱们这些不知情的人,甚至连正品品牌方也得吃瘪,还让平台顶上了卖“假货”的帽子。随着越来越多的海外品牌入驻中国市场,在未来,这块灰色地带还有待法律法规与平台规则的共同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