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正品前先买小样试用,成了新的美妆正义。 

过敏、起皮、长痘、红肿,在选择适合自己产品的玄学道路上,钱包和皮肤要承担的试错成本,因为有了小样而骤然下降。相比较动辄几百上千的大牌美妆产品,几十块甚至几块钱的美妆小样尝新成本更低,成了许多人换新产品前的过渡选择。

 一方面,单价只是大牌正装的零头;另一方面,如果按正装容量计算,许多小样的价格也比正装便宜许多。

 “低价用大牌”,也体现出美妆小样的性价比。以口红、香水等美妆产品为例,消费者往往不满足于单一的色号或味道,囤货的结果就是没有用完过一只正装,小规格的小样则精准的解决了用户这一痛点,在一些对新鲜度和保质期的要求更高的护肤产品上,小样也就成为最佳选择。

 当然还有另外一点,年轻人也希望自己的差旅化妆包能够更轻一些,在这个场景上,美妆小样同样能为“减负”作出直接贡献。

 除了产品,包装也是溢价高的一部分,小样包装简单,造价成本低,降低了溢价空间。为“大牌小样”买单的主力群体,主要为95后学生党,一、二线城市为主力消费群体。一方面,她们愿意为更好的产品买单;另一方面,又迫于经济尚未独立,而不得不考虑性价比。

化妆品小样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商业机会,但距离美妆小样大热还有一定距离。

具体到美妆品类,尽管万宁、屈臣氏等老牌美妆集合店竞争力大不如前,但THE COLORIST调色师、WOW COLOUR等新型美妆集合店却在各地商场遍地开花,H.E.A.T喜燃半年开9店,WOW COLOUR在2020年全国新开超过100家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