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艺人市场的拐点已经到来。

上周末发生了两个标志性事件。11月19日,在推特和ins上拥有上亿粉丝的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化身成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的虚拟艺人,用标志性的抖腿和2021年新专辑《Justice》的几首金曲,向来自全球的观众献出了自己的首场虚拟演唱会。 

而在几千公里之外,11月20日,B站以一个赛博朋克的虚拟城市AVALON为舞台,联合15位虚拟艺人举办了一场2个小时的《2021创世之音》虚拟演唱会;一天之后,又把17位虚拟艺人拉到上海国际时尚中心的T台,上演了一场虚拟与现实融合的时装走秀。

这两件看似不关联的事件,却是今年整个虚拟艺人行业快速发展的缩影。一方面,以初音未来、洛天依为代表的虚拟偶像开始走向奥运会、冬奥会这样的全球舞台,传统明星艺人和背后的经济公司也以各种形式试水;另一方面,虚拟艺人的边界在过去一年里急速扩张,除了VSinger、VTuber(VUP),时尚、知识、综艺都出现虚拟艺人的身影。

互联网巨头也在加速发展虚拟艺人,除了VUP大本营B站,腾讯、字节跳动、网易都在布局。但对于虚拟艺人,除了狂热追捧的95后、00后们,绝大多数人仍是雾里看花——不仅看不懂年轻人为什么追、怎么追,更无法理解这些“圆”起来的“纸片人”,到底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