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以B2B模式为主,单纯做回收的带来增量不够明显。

国内众多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早期都在商业模式和打造供应链上交过不少学费。从2018年开始,直播的兴起快速推动了C端销量的提升。

于是试图绕过中间的回收商,面向个人卖家,C2B2C成为二奢行业转变商业模式的共识。二奢产业链上游连接的是分散的个人卖家,以及各类奢侈品回收门店、个人回收者等为代表的B端卖家。

通过个体卖家寄售二手商品,这种方式难度大且效率较低,因此早期行业更倾向于从B端手中回收。徐薇表示,从寄售和回收两种模式来看,回收属于直接买断商品。

这种模式能够大量集中采货,但很快会碰到天花板,原因在于行业货品整体属于非标,周转率相对较慢。考虑货源和成本,如果无法向C端市场渗透,意味着平台很难拿到足够丰富的货,也无法将价格成本压到最低。

大部分的回收商包括平台都聚焦在LV、Chanel等头部品牌,以包袋为主,很难对接市场上最广泛的需求。一旦花费精力去采购重奢包袋以外的其他商品,也会碰到资金使用效率的问题。如果只有回收这一种形态,单纯采货的方式,通常在体量上会有明显上限,只能满足一部分的货品和用户的需求。

对此祝泰倪奇认为,二手商品的想象力,其实是在于中国海量的C端消费者手中的存量。“经过这些年持续高涨的奢侈品消费,大家手中积累了足够多的商品,这些东西不可能凭空消失,需要有一个合适的渠道流转,这也是二手平台的机会。”

寄卖模式下,所有的商品都是卖家在平台寄售,由平台提供后续的一整套标准化服务流程,包括鉴定、拍照、测量、清洁、上架和售后等,而价格是由卖家全权决定,平台按照商品的售出价格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例如只二目前的货源大部分来自C端卖家,其中C端货源占比为80%左右,其余20%来自b和小b的供给。从寄卖起家的红布林,早期从鞋服、包袋、腕表、配饰等全品类覆盖。

红布林从今年开始发力做回收,向更大的品牌带宽和用户带宽布局。除了提供二手奢侈品,还有大量知名的品牌来到平台进行二次流转,包括阿迪达斯、lululemon等,已有2000多个品牌。

直接从C端供货,面向C端交易,对于消费者来说能够实现更合理的价格,平台也能拿到更大的市场。目前红布林的C端货源占到一半以上。在一些以寄卖模式的玩家看来,提升C端市场的渗透率,才有机会抓住行业的源头,也更容易起规模。

在早期买断B比买断C更容易起量,但是长期来看持续性不强。“首先小B在二奢行业内很难有平台能力,交易的差价率很低,这部分小B也是需要找到渠道平台去销货,销货能力其实没有那么强。”徐薇说。当下各家都在通过提升控货能力,来提升供应链壁垒,利用平台搭建的二手交易服务体系,提供非标货品标准化处理能力,由此占据用户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