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刘瑜曾说过:“如果要以做成一个企业、创造一个艺术品、解决一个科学难题、拯救一个即将灭绝的物种……来证明自己,所需才华、意志、毅力、资源、运气太多,而要制造一场爱情或者那种看上去像爱情的东西,只需两个人和一点荷尔蒙而已。”

但对于有些年轻人来说,这样的“轻易”似乎是种巨大的误解。

接触到异性的条件并不算难。比如这一次,在北京的初冬,周周仅花了9.9元,就从一面蓝色的脱单墙上,取下标着星座的玻璃瓶。这些瓶子通常被称为“脱单盲盒”。瓶子里,装着同样希望脱单男孩的信息。但选瓶子时,除了星座信息,行业、年龄、身高等一概不得而知。

这是开在北京朝阳区望京soho的一家的线下社交店。第一眼看到,周周就被“超级喜欢”的店名戳中了。

到店体验前,周周和朋友们还评估了这家店面向的群体:店铺不能在美团、大众点评等软件上看到,说明圈子更隐蔽,可以排除以娱乐为目的的群体;其次,这家开在望京soho塔上,这是曾经的网红打卡点,又聚集了一大批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的办公楼,能找到这里的,是背景更相似的一批年轻人。

店员介绍,来店里的玩盲盒的,大多以95后为主。

“9块9带走一个对象”、“盲选男女朋友”,网上陆续出现的探店视频,炒火了分布在各大城市的“脱单便利店”。摆满“盲盒”的脱单墙,是这类便利店的标配。只要花费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的费用,就可以在瓶子里留下自己的信息、介绍和联系方式,再取走任意盲盒。

在上海、成都、苏州等城市,“脱单便利店”通常会与“失恋博物馆”、“星空艺术馆”等小展厅绑定销售。以上海脱单便利店为例,消费者买下一张79.9元的联票,前脚在失恋博物馆品看完分手的故事,后脚就可以进脱单区播下爱情的种子。

在团购平台上,一家脱单便利店的79元的联票显示已经售出5万余张。一位店主在接受探底博主的视频中透露,靠着售卖门票,门店每月的收入能达到3~5万元。

一些线上的“抽对象”盲盒付费小程序也应运而生。付费一元,就可以抽取异性的信息。一位线上盲盒的负责人告诉《豹变》,不到一个月,他们后台已经积累了3000多名用户。

除此之外,一些现场抽取脱单盲盒的流动摊位,也开始出现在各大城市的街头。一位异性的信息,仅花一元就可以得到。

“脱单盲盒,买的是一种爱情的机会。”百合佳缘首席情感心理咨询督导师谈檀告诉《豹变》。谈檀认为,盲盒的形式,既迎合了年轻人的潮流,又包含着隐藏的“幸运机制”,让爱情这个本就神秘的事物,再添上几分浪漫主义的色彩。

不过,脱单盲盒也存在着一定的法律风险。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强调过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张伟表示,个人信息的采集与使用的基本原则是“知情同意、合法使用”、“必要和诚信”,在向他人收集相关个人信息时需要充分说明。获取他人信息后只能用于授权使用的用途与范围,并且要做好个人信息的妥善保管。

由此可见,“脱单盲盒”交友如果不加以规范,也有可能导致违法犯罪的发生。这也是一部分投资人不看好这项业务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