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的此次改版,对产品本身的内容生态来讲也是一次很好地完善。

在用户获取信息的需求从图文内容向短视频内容迭代的过程中,腾讯的跟进速度一直落后半拍。即便如此,微信订阅号依然是目前国内最佳的基于私域流量的内容生态。

微信的社交关系链是重要的原因。在微信内容生态的信息传播上,朋友圈的分享、图文内容的转发,以及看一看的在看,构成了主要的传播渠道。微信这种基于人际关系延展的传播模式,完全是依赖于人与人之间信息传播的最原始形态。

快手在传播上一直强调“普惠”,营造社区属性。这种产品内部的文化基因和用户归属感是与抖音的最大不同。强调算法推荐的抖音,在传播效率上则要优于快手和微信,但这种机器分发弱化了产品的社区基因,不利于形成讨论和二次传播。

抖音也试图从产品形态上入手,在二次传播上实现突破。朋友和消息页面目前在抖音都是一级入口的位置,强化了用户间基于内容的分享交流,提高了产品的粘性和社交属性。

内容生态短期内无法撼动微信的社交关系链,之前推出的多闪、飞聊等产品折戟沉沙,但长期来看,张一鸣肯定不会放弃即时通信这块阵地。 微信对直播和视频内容的加码,也可以被看作是一次内容上对抖音的防御性进攻。

对于在微信订阅号上的创作者来说,视频内容的补足将完善微信内容生态的多种形式。 抖音难以实现私域流量的转化,已经成为一部分内容创作者焦虑的痛点。 据卡斯数据显示,2018年以前,抖音红人的生命周期可能还有1年。

但2018年以后,这个周期快速缩短,从一年到半年,再到3个月,即便是拥有着持续优质创作能力的创作者,在高增粉6个月后,无论是涨粉还是互动数据,都出现不同程度地滑落。

过短的生命周期,并不利于内容创作者在抖音上获得长期可持续的收益。在对私域流量的培育上,微信去中心化的优势就显现出来。

订阅号改版后的微信,在完善视频内容生态的同时,对直播业务的加码,也让自媒体和机构媒体在微信上有了更大的创作空间,增加了商业变现的机会。 基于个人微信号,建立和维护自己的社群,已经成为当下自媒体常见的运营手段。

直播方便内容生产者和用户加强交流互动的同时,也会拉近和用户距离,增加用户粘性和参与感。 据国信证券的一份报告显示,我国互联网 传播发展共经历4个阶段:搜索—社交网络—移动端—微信生态。手机流量越来越向微信集中,是2015年以后的最大变化。 在微信生态的基础上,微信产品本身已经成为一个集社交、游戏、购物、支付等多种模式于一身的庞然大物。

微信的每次更新,都可以看作是对自身生态的一种完善。因此视频号的从诞生起就和快手抖音有巨大不同。

对于视频号来说,无论是短视频内容平台,内容分发平台,还是短视频社区,都很难完整定义它。短视频内容本身远不足以承载起微信的梦想,对通信、出行、购物、内容生态、本地生活等一站式补足才是微信的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