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准备下播回家啦,但是路上特别黑,我还有点害怕”,临近午夜,即将结束直播的抖音直播创作者小霸王对直播间的粉丝说道。她正要关闭直播界面,突然粉丝们纷纷留言,“不要关,我们陪你走回家!”

 小霸王欣然接受了这一方案。最终,她检查好工作室的门窗,锁上门,就这样和粉丝们一道步行回了家。虽然与粉丝们天各一方,相隔很远,但因为有直播的存在,让小霸王和这些粉丝形成了某种紧密的情感联结。

 在抖音上拥有近1800万粉丝的小霸王是一个90后的姑娘,外表活泼可爱,跳舞活力十足,擅长locking、hip hop等多种舞蹈。在成为抖音创作者之前,小霸王的工作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同时兼职教小朋友们跳舞。

2017年,刚刚参加工作的小霸王十分喜欢在工作之余拍摄小朋友们的视频。碰见有爱的内容,她就会上传到抖音上。“就用简单的剪辑软件剪出来,好多家长很开心,我那时候带毕业班,给他们拍一些很感动的视频,很多家长看了就哭了”。

实际上,小霸王加入短视频直播平台的时间,也正是各大短视频平台开疆拓土的重要时期。

三年前,以短视频见长的抖音平台在直播行业扔下了一枚炸弹,包括无忧传媒在内的多家头部直播经纪公司正式入驻抖音,也意味着新平台加入开始发力直播业务。

彼时直播行业刚刚经历了前两年千播大战时期的野蛮盛景,全新崛起的平台们正在建立新的秩序。业态也从最初单一的娱乐直播,演变出各式各样的垂类直播内容。

 让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颇为感慨的是,进入2020年,直播行业成为最为重要的风口。直播业态受到了各行各业的关注,“无论是演员艺人,还是企业,参与方越来越多”,全民直播的大势之下,也意味着直播的机会越来越大,但同样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最终驱使参与者进步。

 小霸王对这一变化深有体感,2020年初,正是这一轮直播业态爆发的起点,但小霸王却陷入了低落期,“有那么几天,感觉直播间里总是只有几百人”,小霸王吐露道,她特别反思了自己的直播内容,“我不太会聊天,家里又没有跳舞用的那种大镜子,确实一开始不知道直播应该和大家聊什么”,此后,小霸王连续多天在其他受欢迎主播的直播间取经学习,“最后改为我教大家跳舞,找准方向后直播间里的人一下子就多了”。

 实际上,小霸王面临的疑问并非个例。内容创作困扰长期存在于主播群体间,而创作能力又恰恰是主播们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这就要求主播找寻到更适合自己的直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