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直播一起火的概念,还有“私域流量”。如何将公共区域中的自然流量导入自家池子,再通过运营提升转化率,已经成为当代互联网界显学。 这是因为,随着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见顶,新增用户增长放缓,各玩家越发注重用户价值和可持续的商业变现能力。Quest 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Q1,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突破了11.56亿,而在整个2019年这一数据一直停留在11.39亿左右,受年初疫情的影响,才新增了1700万达到11.56亿。 互联网流量见顶,无论是在持续挖掘新流量和用户价值,还是从线下商业生态往线上探索,直播都成为重要抓手。 而疫情的突袭,线下商业基本停摆,一场全国消费者宅家实验则迅速催熟直播这一业态,万物皆可直播时代真正来临——于是,各种折扣优惠接连而至,明星空降带货,主播的KOL效应被放到最大,成为品牌方营销的重要一环。 直播当然并非电商们的专属。从内容属性来看,在疫情前,直播行业就已经发展为淘系、快手抖音、虎牙/斗鱼等派系分明的地步;疫情期间,这一行业的容量则开始无限扩充。 除了当下最受追捧的直播电商带货,各行各业的玩家也加入到这个浪潮,并摸索出不同的玩法。市占率大的龙头品牌借着新的内容形态打造品牌的年轻形象,做跨界营销,比如沙宣;有些决策周期长、客单高的行业也试水直播,比如京东直播卖房、特斯拉在薇娅直播间卖车;也有不卖货,借风口做其他直播内容的,比如李彦宏的直播首秀便是与樊登读书创始人樊登对谈“家·书”,聚焦知识直播。 总结下来不外乎两个目的,一是卖货寻增量,解线下商业模式之困,或者加速线上转型;二是做品牌,以培养品牌粘性、维系用户为主,直播对于培养信任和依赖感有天然优势。不同的目的对应不同的内容形式,让直播的生态越发多元。 同时,直播也让现有的用户运营体系再增加了数个分析维度,在现有用户数据积累的支撑下,用户运营体系将会重构,成为更完整、清晰、有效的方法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