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的发展是经过一轮一轮的演化,它既不是凭空出现,也没有超越时代,每一步都是有迹可循。在疫情期间,有人爱用“颠覆”去形容现在的直播。但方骏认为,直播没有超越人们的传统认知,何谈“颠覆”?它的发展和其他媒介的发展是一个路径,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可能就是它让信息在传播中的交换效率越来越高。

 “在信息的多种传播方式里,视频比文字、声音、图片在单位时间内传播信息的效率更高,这本身就是媒介发展的趋势。”所以,直播一直有其必然发展起来的属性,就是符合消费者接受信息的习惯。  “你看一小时的视频,你接受的信息量比你看一小时书或者听一小时广播接触的信息量更多。从消费者本身的一个生理上、信息接收上、习惯上,这样一个高效率的互动方式或者交互方式,它更符合消费者本身的一种接受信息的习惯。”而这种习惯来源于母胎,人和人当面效率是最高的,这种感受来自于信息收集和交换效率提升。  而这个交换效率,正是直播的发展优势所在,直播的互动属性是其他媒介无法取代的。“这一条脉络过来,从传统的大传媒时代到现在视频化的时代,再到现在直播更即时化的交互更高的程度,当中一条主线就可以看的非常清楚,就是信息交换的效率越来越高。”  方骏还提到了这样一组数据。根据CNNIC显示,从2016年到2019年间,我国直播用户的规模虽有波动,但增长了近1亿人,而直播使用率持续保持两位数百分比增长。此外,从2019年6月至2020年3月,直播用户规模上涨达30%,使用率亦创历史新高。  从2016年开始,直播的兴起是依托了视频化这样一个浪潮。这里面一个是媒介效率发展因素,另一个就是企业助推,视频有非常多的形式,短视频是一种,直播也是一种……企业发现直播中的交互对于模仿消费者线下的购物过程更接近一点。所以这两项才是直播能够红火的根本性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