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期,直播带货已经成为我国率先打开市场、激发市场活力的一张名片。从微观看,直播电商对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解决三农问题创造新路径;从中观看,直播电商继续为我国就业开辟新思路,拓展新场景;从宏观看,直播电商在我国构建经济双循环新格局的形势下大有作为,未来可期。同时,基于信任体系的直播电商同时又将反作用于社会信任机制的维护。

直播电商作为新业态撬动了经济新潜能,为国助力。直播电商业态已经度过了风口期阶段,将进入之后竞争形势激烈的成熟期。直播电商业态瓶颈,数据操纵、流量造假、产品质量及直播电商内容“三俗化”问题的存在将限制直播电商新业态体系的构建与发展。

直播电商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独有的创新,创新性对直播电商业态发展至关重要。构建包含新治理结构、新参与主体、新利益关系与新协调作用的直播电商新型治理体系是当前业态发展的核心枢纽。“互联互通”对互联网平台之间交互关系的重要性,希望中国互联网经济能克服语言、地域障碍以及平台竞争压力,实现国际化的跨越。

从媒体研究者的角度出发,对未来常态化直播电商业态环境提出了设想: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商家与企业加入直播行列,这也会给媒体带来机遇与挑战。在直播销售员这样的新型职业培训与规范中媒体行业应该扮演什么角色,直播电商的发展是否将对媒体广告业务带来冲击,媒体是否可以将直播电商作为一种新营利模式,这些都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直播电商业的发展需要依靠传播活动所营造出的个人魅力、专业魅力、场景诱惑、文化魅力等因素来支持。

现如今的直播电商并非传统直播平台的单方面销售,现在流量造假成本高,数据造假可能性低。“名人带货效应”、打赏机制、产品交互等问题。

互联网的消费场景日益丰富,直播电商是内需的强有力推手,未来尚有可观的增长空间。其中,农村互联网应用突飞猛进,农村消费已经完成了物流覆盖。同时,在政府和全社会提出互联网适老化问题后,中老年群体网民规模增速最快、用网潜力巨大。要坚持依法监管、常规监管、长效监管,避免运动式监管。

在当前法律框架下,直播电商的归类问题关系产业政策衔接和市场规范,直播电商业态的高质量健康发展需对业态产品质量、售后服务、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多方面进行规范。以行业自律为出发点,围绕新业态的发展维度、监管规制、共治格局,指出直播电商新业态加强自律需要着力提升三个能力,即选品能力、主播的传播能力、平台的过滤能力。

直播电商是能够体现“三破三立”新经济法则的一个新经济新业态。

“三破”是打破传统介质(破介)、打破物理边界(破界)、打破陈规诫律(破诫),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产业深度融合和治理能力提升的必由之路。

同时在“三破”的基础上还有“三立”,战略创新需立志,就是以前瞻性引航,树立与国家和时代共振的发展愿景;战术创新需立智,就是以数智化赋能,构建适应现代技术和市场需求的应用体系;制度创新需立制,就是以制度化保障,完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创新支撑。

直播电商最大的问题是信任问题,当在直播购物过程中出现问题,适用法律解决不了,责任解释不清,就会出现信任问题。应该考虑利用法律手段、技术手段建立一种信任机制,更好地规范电商行业的发展。

从平台制度建设、行业特色解决方案、用户体验三个方面解答了关于平台信任的问题。“保证商品的质量,让用户在直播电商平台敢下单,收到货之后还愿意在店铺复购,这是品控部门的主要职责。不仅关注商品的品质,还用制度和技术为商品保驾护航,不断聆听用户的声音并自我完善,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商品和服务。”

快手平台一直以来倡导公平、普惠和温暖的基调,积极保障能够让很多中小型的经营企业到电商平台来,让他们能够进入到这样一个新兴的体系下。与此同时,这对平台的治理工作就会产生更大的挑战,特别是随着整个平台上角色越来越多,治理的工作也会越来越复杂,这需要平台在实际工作中不断地摸索前行、迭代更新。

新经济目前为止仍然没有突破“胡焕庸线”的制约。数据中也有一个可喜的变化,在西南地区有些直播基地建设正在崛起。通过对整个数据情况的分析,显示出大家对新经济突破“胡焕庸线”还是充满期待的。

加强直播电商的规制管理,提升电商领域规范运营,对撬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新潜能与探索社会经济发展新动能,有着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