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轰轰烈烈的直播带货大潮中,乡村场景已经成为了主角之一。搭乘直播带货快车,一种又一种的农产品走出山村,一地又一地的农户富裕了起来。

在陕西的一个镇子,未来一年计划打造10个以上的直播基地,孵化5个网红品牌,力争年交易额突破1000万。像这样正在大兴直播基地的镇子,全中国有很多很多。继城市之后,中国另一半人也在加入互联网,互联网改变他们,他们也在改变互联网。

在这场互联网下乡中,以短视频为代表的娱乐是初级形态,直播带货背后的农民增收脱贫或许才是终极目标。这场乡村直播大作战中,有物流、电商平台的存在,也有薇娅等直播人的身影

互联网对乡村的影响早已开始,淘宝时代就开始流行村淘,并带动快递物流下乡,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随后也在跟进。但此时互联网对乡村的影响,一个是工业品下行,一个是扶植乡村轻工业发展,并没有触及乡村的根本。

而乡村的根本,自然还是农业。对农业对触及标志着互联网的“下沉”到了关键的阶段。无论是与轻工业发展,还是与娱乐下沉相比,它对乡村的影响无疑都将更广泛、更深入,也更有意义。